發文作者:Cable | 星期一, 4 九月 2006

北望「文」情 – 博弈

隨著時代轉變,與生活息息相關的語言也不斷在變。在所謂的「大中華」地區,由於中、港、台三地的生活環境各自發展,加上方言俚語的摻雜,以至不同地區出現了各自的語言特色。《北望「文」情》就是專門談論中國內地的語言現象的。

中國內地以中文為主,而內地媒體對中文運用的那種「靈活自如」和「無窮創意」,有時真令Cable驚嘆不已!


就拿「博弈」來說吧,相信大家都知道這字的意思。奇怪的是,筆者查過手邊的漢語辭典和鳳毛麟角的網上中文辭典,卻找不著「博弈」一詞。合起來查不到,拆開來卻是有的。「弈」者,圍棋也,而「博弈」就是下棋,以棋盤為沙場互相廝殺決一勝負。

引申出來,可以喻為「鬥智角力」,比如:「商業博弈」、「商業時代最為複雜的官商博弈」,這些都不難理解。可是,Cable前幾天在古狗搜尋時,卻赫然發現這種用法:

《外資銀行管理條例》稿討論會結束:細則仍博弈

這篇報導所謂的「博弈」,是指銀監會發表徵求意見稿後,召開會議與一眾外資銀行代表開會討論。好端端的有「磋商」、「商討」等字不用,用不著逼「博弈」上梁山吧?真是不得不說句「I 服了U」!

有人認為,語言發展是有機的。一些字詞(或其新詮釋或用法)剛出現時可能未必為人所接受,但隨著時間的淘汰,就只會留下那些生動貼切、形象鮮明、合情合理(至少看上去合情合理)的字詞。國內有很多用詞Cable都「看不順眼」,甚麼「銷情火爆」、「勢頭良好」、「打造平台」、「面向消費者」等,現在又多了一個。不知「博弈」的這種用法,能否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廣告

Responses

  1. 引申出來,可以喻為「鬥智角力」

    我看過一些雜誌,將英文的「Game Theory」也譯做「博弈理論」;我想可解作「根據既定規則與對方對壘,設法爭取最大利益」,當中我覺得是如CABLE所言的「鬥智角力」,多過是「虞爾我詐」。

    至於「細則仍博弈」這個嘛,不如寫「細則仍在搏鬥/搏命中」啦,起碼占占看得明白 XDDDDDD

  2. 翻查家裏陳年《辭海》,找到「博弈」一詞:

    《論語‧陽貨》:「不有博弈者乎?」疏:「《說文》作簙,局戲也,六箸十二棊;圍棊謂之弈,取其落弈之義。」參閱六箸條。

    由此可見,「博弈」不外乎是下棋,不作他解。「博弈」作比喻用並無問題,問題是如何使用。早兩天Cable說起此事,Silver越想越氣。「博弈」明明包含「下」和「棋」的意思,屬「動賓(即英語verb-object)結構」詞語,那「博弈細則」(verb-object + object) 到底是甚麼一回事?!簡直不知所謂!

    不想借語法唬人,只想諸位睜睜眼,看看「無窮創意」背後,人們是怎樣的漠視語文的基本邏輯。

  3. 上文例子中的用法實有問題,正如「出台」,也應該只能說「某某法例出台」而不能說「某某局出台某某法例」。

    不過,如我結尾所說,經過長時間的使用後,如果這種用法沒被淘汰,就成為了正統,而有關詞語也自然發生質變,不存在結構與用法不相稱的問題了,例如「推敲」應可作一例。

  4. 其實銀姐所講的「語文基本邏輯」,是否與文法根底有關。小弟慚愧,若非近期小弟修讀普通話,我也不知道主、謂、賓、補、狀、定語為可物。

    坦白說,文法底子弱,那不會發現自己出錯,這才是最無奈呢。

  5. 不過,如我結尾所說,經過長時間的使用後,如果這種用法沒被淘汰,就成為了正統,而有關詞語也自然發生質變,不存在結構與用法不相稱的問題了,例如「推敲」應可作一例。

    這個我當然知道。一旦約定俗成,我以上所說的就成了廢話。只是在目前情況下,有更合慣用法的語句不用,卻反其道而行,自成一格,橫看豎看都不合理。

    其實銀姐所講的「語文基本邏輯」,是否與文法根底有關。小弟慚愧,若非近期小弟修讀普通話,我也不知道主、謂、賓、補、狀、定語為可物。

    這與語文根底也有關係。可真正令我感嘆的是,如今出現的誤用、亂用,很多時並不基於「我不知道」,而是「我不在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