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able | 星期二, 13 三月 2007

傳媒積陋

香港傳媒的水平向來為人詬病,錯字別字還有一眾「正」字專家大張旗鼓來糾正,但很多選詞配字方面的失當,卻鮮有人談及。Cable近來收集了一些例子,與大家分享一下。由於個人時間所限,只作簡單說明,大家當可看出其弊。

來源:2月某天的無線新聞
病例:匈牙利大量鵝病倒及死亡
說明:(麥兜語氣)鵝們通通病倒了?

來源:2月某天的無線新聞
病例:美國消費者作為全球經濟動力將會減弱
說明:美國消費者全球經濟的推動力將會減弱

來源:2月某天的無線新聞
病例:桃遠機場大霧,不少航班需要延誤
說明:航班因大霧而「延誤」或「需要延遲」可以理解,但不知為何有些卻「需要延誤」?

再來一張剪報:
oil fish

最後,Cable想就今天報章有關日本慰安婦調查事件的報導,問問大家覺得以下粗體部分有沒有問題: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向「慰安婦」表示道歉

雖然「表示道歉」、「表示道謝」之類的寫法十分常見,但Cable卻覺得,嚴格來說「表示」後面接的應該是思想、感情,而不是動作,故應改為「表示歉意」、「表示謝意」才好。否則的話,安倍先生「表示道歉」,那究竟是道過歉了,還是將會道歉呢?

廣告

Responses

  1. 來源:2月某天的無線新聞
    病例:美國消費者作為全球經濟動力將會減弱
    說明:美國消費者對全球經濟的推動力將會減弱

    唉,我想這兒的「作為」應該是受英文「as」影響吧?

    雖然「表示道歉」、「表示道謝」之類的寫法十分常見,但Cable卻覺得,嚴格來說「表示」後面接的應該是思想、感情,而不是動作,故應改為「表示歉意」、「表示謝意」才好。

    同意。其實「向……道謝/道歉」就好了,何解要「表示」?-_-

    Silver想起,除「表示」外,「進行」一詞也經常被傳媒誤用或濫用。

  2. 我以前是讀 linguistics, 因為有這個 background,令我覺得正音其實是很無聊的事! 語言是在不斷轉變的!就是你現在以為是正確的寫法或讀法,幾百年前,也可能是錯。我想問,你現在用所有正音去讀一首詩,是否等同幾百年前的讀法? 或者,早期中國的白話文和現代的白話文已很不同,你要跟那一種 ? 就是中國、香港與台灣等地寫的中文﹑用的字眼也有很大差別。事實上,我自問中文麻麻,因為受了太久的英文教育。不過我希望人們會以開放的態度去看語言。現在有很多字與用語,都是借用和新造的,社會在改變,語言是很 dynamic 的東西,也會隨之而改變!

  3. 謝Uta Lam蒞臨敝站。

    以上話題Silver多次談及,謹以昔日拙文回應:

    我認同語言要與時並進,畢竟新事物衍生出來的新概念和新字詞實在多不勝數。

    但別忘記正字變俗寫、正讀變俗音等演化其實都經過漫漫歲月的洗禮;真正的約定俗成,當中總涉及一段歷時不短的爭議及捍衛過程,它可不是不求真、不溯源的堂皇理由。

    我明白許多改變都是逼不得已,可我針對的,是新一代學子研習語言的態度問題。

    此外,Silver認為態度開放不等於有失判斷,新事物不一定好,更不是非全盤接受不可。正是語言有其dynamics,Silver才覺得有討論價值。

  4. Silver認為態度開放不等於有失判斷,新事物不一定好,更不是非全盤接受不可。

    說得好。在「約定俗成」的過程中,有時候實在難以清楚界定甚麼該接受、甚麼該排斥,但在許多具體例子上我們還是應該有一定的主張和立場。譬如Cable覺得「時間」不必讀成「時奸」,但「恒生」卻不可讀成「痕身」呢!

  5. 没錯,語言會不斷演變,否則就失去生命力。潮流也不斷改變,但順應潮流和隨波逐流卻是兩回事。懂得分辦好醜和保持頭腦清醒最重要。順應語言演進和擇善固執並沒有矛盾。不要因為疏於「擇善」,而拒絕「固執」。

    p.s.坊間文字之所以狗屁不通,常常是因為作者思緒混亂。

  6. belittled:

    是呀,我們常說「順應潮流」,其實潮流還不是人形成的?Silver敢說,現在我們看見的所謂破舊立新,其中很多都是由人們輕待語言而來的。

  7. 謝謝回應。當然我不是說寫錯字是正確。不過如果你有興趣的話,我可以給你幾個例子。在讀音上,廣東人,尤其年輕一代, “n" 和 ‘l" 開首的字已經分得不太開,請問你最多聽到的是 “ni" 或是 “li" ,或是讀成 “n/i" 之間的"你" “字呢? 這是錯?是因為懶惰?或是因為我們說話的速度,越來越快,因此我們的口腔很自然地選取了一個較易發音的 consonant “l",而不發出 nasal 的 “n" 。其實你可以比較廣州人和香港人說話的速度,廣州人說話較慢,她們說話時較字正腔圓,而所謂懶音,多是指香港人。事實上一個字的發音會受前後的字影響,更是有規則的。對於語言的轉變,大家或者可以觀察一下,才對那些所謂"集非成是"的用字下定論。

    其次,英文的例子就有"cool" 和 “awesome" ,現在是十分棒/好的意思,我相信幾年前, “cool" 只是解 “涼" , “awesome" 是解 “可怕"。就是字典也查不到現在的用法,但是在美國人人都用。 “long time no see" 又是另一個例子,那是不合文法的英文,更是由中文 “好需無見" 直接借過去的。

  8. 在讀音上,廣東人,尤其年輕一代, “n” 和 ‘l” 開首的字已經分得不太開,請問你最多聽到的是 “ni” 或是 “li” ,或是讀成 “n/i” 之間的”你” “字呢? 這是錯?是因為懶惰?或是因為我們說話的速度,越來越快,因此我們的口腔很自然地選取了一個較易發音的 consonant “l”,而不發出 nasal 的 “n” 。

    對Cable來說,這就是錯的。貪快偷懶,把「n」音發成「l」音,難道還不是錯嗎?再懶一些倒不如所有人回歸到牙牙學語的階段?那可是最容易發的音了!

    況且,我並不認為廣東人分不開這兩個音,Uta君只要問問身邊的人,相信有很多都知道「nei」才是正確的讀法。只不過知道是一回事,平常說話有沒有注意分辨又是另一回事。明知錯而不予糾正,敷衍了事,這就是Silver所說的「態度問題」。

    再者,即便如Uta君所講,許多人分不清「n」音與「l」音,難道這就自動賦予「lei」正音的地位嗎?Cable對此難以苟同。Cable認為,「lei」必須普及至一個極高的程度,以致可能幾乎沒有人知道「nei」這個音,更不知「nei」、「lei」之別,才值得開始考慮接納「lei」為正音。至於這個所謂程度應該如何界定,則難以說明,因為語言的演變是經歷時間沉澱而成,昨天還認為是錯的,不會隔了一夜就成為對的。

    我們當然認同語言不斷轉變的事實,這是毋庸置疑的,但這並不能抹殺一切對錯的界線,否則的話,linguistics還讀來作甚?

    還有一點,就是我們不但提倡正統,而且追求「更好的」。譬如「表示道歉」一例,Cable就覺得屬於「可以接受」的範圍,但由於其邏輯語義含糊,故Cable還是傾向「表示歉意」的寫法。

  9. 傳媒語文陋弊數之不盡。今天《蘋果日報》頭版頭條(!)竟然出現如此可笑的句子,主編實在該打三百大板:

    【本報訊】一批不能單靠手感及紫外光燈分辨的「超級假金牛」已流入市面,警方過去一個星期先後撿獲300張由滙豐銀行發行的2000年版或2002年版的1,000元偽鈔。有關偽鈔的仿真度為歷來最高,更成功攻陷銀行。

    連匯豐銀行也發行偽鈔,難怪其同業不虞有詐!匯豐股價近日急挫,難道與此有關? XDDDD

    除了如此反智的構句,上面這不足一百字當中,還存在很多媒體上常見的語言毛病。

    首先,句子的第一個標號處,前面句意完整,應用句號,標示句子的完結。亂用標點符號 – 尤其是逗號和句號,是香港傳媒的老毛病,幾乎任何一篇文章都可以找到。這種簡單如小學程度的語文常識,各位專業記者或編輯究竟是不懂還是根本不在乎?Cable深信是後者,否則的話情況更加堪虞。對於標點符號的用法,要是傳媒朋友能花點時間看看以下網頁,當能有所長進:
    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標點符號用法》

    其次,「有關偽鈔的仿真度為歷來最高」一句,「的」和「為」可以刪去,凸顯主語「有關偽鈔」,才能與「更成功攻陷銀行」一句銜接。按照原本的寫法,主語為「有關偽鈔的仿真度」,就無法與後半句銜接了。這個主語亂配的問題,也是傳媒常犯的毛病之一,有關編輯責無旁貸。

    其實,較好的寫法是把「有關偽鈔」前的句號改為逗號,刪除「有關偽鈔的」和「為」,前後兩句一氣貫通,就既暢順又完整了。

  10. 由於Silver戶口出現操作問題,無法在此貼文,特囑Cable代為張貼如下:

    *************************************************************************
    誰不知道「l」比「n」易讀?可是這不代表「取易不取難」就是正道。沒錯港人懶音多,但即使是最厚面皮的人大概也只會認懶,覺得錯讀沒所謂,卻怎也不敢自詡正確。就土生土長的Silver所見,高呼懶音無罪的,恐怕只有Uta君。

    至於「cool」和「awesome」兩例,更令Silver摸不著頭腦。這兩字的所謂新解其實一點也不新,並不是「幾年前」的事,而「字典也查不到現在的用法」更是子烏虛有,Uta君別再用陳年舊典了。

    Cool – If you say something is cool, you think it is very good. An informal use. (from Collins Cobuild)

    Awesome – informal excellent (from AskOxford.com)

    如今Oxford、Collins Cobuild等大字典都已收錄「cool」和「awesome」較新的用法,證明語言權威承認了這兩字的informal usage(也就是約定俗成的正果),而非Silver等街頭巷末之流在空口白談。
    *************************************************************************

  11. 說起懶音,本人從前也有不少,試過練了一晚,才將「生」字讀回sang而不讀san。很多香港人將「你」讀成lei,不等於是對的,這只是一種現象。只要說話時留意一點,就可將懶音糾成過來。

    至於標點,我也有同感。我的大陸同事就常說香港傳媒文字水準低(不是指所有人),他最看不過的是「一逗到底」。

  12. 謝謝silver的回應,不過我想說清楚,就是我從來沒有說過我們分不出 “l" 和 “n",也沒有說過兩者是沒有分別。我在說的是那是一種現像,即"phenomenon",即從生活中所觀察到的的事物。那是生活告訴我們語言改變了。至於 “linguistics還讀來作甚"(quoted from cable’s previous reply),如果你有讀 “linguistics"(語言學),你的第一課就會告訴你,"Linguistics is a scientific studies of language",那是沒有對和錯,我們是會研究"為什麼" (what) 會有某種語言現象,而不是說 “how" ,也不會糾正語言的對與錯。Language course (語言課)才告訴你什麼才是正確的用法。

    語言是一個溝通工具!我倒是想知道,如果你聽到你朋友說了"nei" 和 “lei",或你聽見 3 歲的小朋友說了 “lei",你為什麼沒有立即糾正他呢? 如果你真的那麼緊持正音與正確用法,由今天開始,你不是應該由自己開始做起,更為有效。糾正你身邊的人的讀音用法。

    我們的讀音及用字的 input,有很多 channels ,包括學校,聽收音機,看電視,父母的教授,和朋友聊天,看書,閱報,以至看 internet 等等。那為什麼我們會"習非成是" ? 不知你有沒有想過,如果journalist 用錯字,為什麼編輯或他們的 senior 沒有發現並去改正?或為什麼他們會用錯,他們在學校沒有學過嗎? 其實這已是一個可研究的目題。那真是一個單純的 “態度"問題?

    批判(critize)對與錯,是一種道德或標準。我相信新聞從業員有他們的標準與操手。但那並不是我要指出的東西。其次,我並沒有說現在的字典沒有 “cool" 或者 “awesome" 的解釋。我指是以前的字典,我的重點在於指出的是,語言是隨時代與人們的用語習慣而改變,而 cable 說 Oxford 或 Collin 也接受了此 “較新的用法"。對不起,我之前沒有寫清楚,我是指以前的字典並沒有收錄。希望你明白我並不是在鼓勵什麼"說錯是對"的看法,只是,我相信除了批判,我們可以很用一個critical mind ,去批評, 了解象發生的原因,找出解決方法。

  13. 謝謝Cable的分享!

    小弟最近也被正音的問題困擾。有朋友經常在捉我的錯音,例如:時間、測驗等等。我覺得有些字也不用讀得正確,因為眾人也讀時間,唯獨我讀時奸,有點像賣弄學識。些字我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去讀,例如:五、誤等,被父母教壞了。

    我也非常認同Cable的想法,「時間」不必讀成「時奸」,「恒生」卻不可讀成「痕身」。有些字已經錯了很多年,也許應該被接受吧!一個講求快捷、方便的商業社會,也不用要求讀正音正字,只要講得通、講得明就可以了。

    以上Cable貼出同關傳媒的語病,它們真的不合邏輯。可能他們工作壓力太大,緊張過度,以致思緒錯亂,寫出不合邏輯的語句。

    離題:不知道那份報紙的語文水準較好呢?小弟的語文十分差,想看報章學習、學習。(我是不能追小說的人,十分欠缺耐性)

  14. 現在才有空回應Uta君,不好意思。

    謝謝silver的回應,不過我想說清楚,就是我從來沒有說過我們分不出 “l” 和 “n”,也沒有說過兩者是沒有分別。我在說的是那是一種現像,即”phenomenon”,即從生活中所觀察到的的事物。

    想不到才幾天你便把自己的話忘得一乾二淨:「在讀音上,廣東人,尤其年輕一代, “n” 和 ‘l” 開首的字已經分得不太開」- 這正是你在15號那天說的。再者,我從沒否認你在解釋懶音的現象,只是明白歸明白,打著「明白」的幌子,也斷不可能說非成是。這就是我所堅持的,很簡單,不再贅複。

    如果你有讀 “linguistics”(語言學),你的第一課就會告訴你,”Linguistics is a scientific studies of language”,那是沒有對和錯,我們是會研究”為什麼” (what) 會有某種語言現象,而不是說 “how” ,也不會糾正語言的對與錯。

    你錯了,「為甚麼」不是what,而是why,甚或是how,why和how有時甚至是同出一轍的。語言學既是「科學的」,怎可能沒有客觀規則?有規則便有對錯:符合規則的是對的,違反規則的是錯的。從單純而絕對的語言學角度來說,道理該是這樣。

    語言是一個溝通工具!我倒是想知道,如果你聽到你朋友說了”nei” 和 “lei”,或你聽見 3 歲的小朋友說了 “lei”,你為什麼沒有立即糾正他呢?

    好一句「語言是一個溝通工具」,那我想你接著會說:「能溝通不就行了,還管甚麼對錯?」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想,我倒不會像人家般把自己的話塞到別人嘴裏去。請注意,不會糾正朋友或三歲小孩的讀音的可能是你,但未必是我,哈。

    如果你真的那麼緊持正音與正確用法,由今天開始,你不是應該由自己開始做起,更為有效。

    這倒不需你提點,我打從第一天學語言開始便是由自己做起。

    我們的讀音及用字的 input,有很多 channels ,包括學校,聽收音機,看電視,父母的教授,和朋友聊天,看書,閱報,以至看 internet 等等。那為什麼我們會”習非成是” ? 不知你有沒有想過,如果journalist 用錯字,為什麼編輯或他們的 senior 沒有發現並去改正?或為什麼他們會用錯,他們在學校沒有學過嗎? 其實這已是一個可研究的目題。那真是一個單純的 “態度”問題?

    真不明白你為何三番四次把我們拉到這個「研究」層面去。難道只有你才會「研究」或「解釋現象」?研究與批判,到底有何衝突?

    我相信除了批判,我們可以很用一個critical mind ,去批評, 了解象發生的原因,找出解決方法。

    批判就是擁有critical mind,所以我實在搞不清你在說甚麼。如你所說,語言是一種溝通工具,以上亂七八糟的一番話,還請Uta解釋,以達致溝通效果。

  15. 這幾天太忙,遲了回覆各位的留言,請勿見怪。

    readandeat君:
    對呀!「一逗到底」實在令人氣結,而有時無端斷句和亂用分號也叫人哭笑不得。Cable現職翻譯,有時看到一些翻譯只懂死跟英文標點,連parenthesis也照搬如儀,實在不無感嘆。誠然,現代中文的標點運用在很大程度上是參考借鏡外文而來的,但現在既已完成了一個頗為成熟的標點系統,再盲目套用外文標點就值得非議了。

    舉例:
    This, I think, is a mistake.
    翻成「這個,我想,是一個錯誤。」而非「我想這是個錯誤。」

    dreaminghk君:
    Cable以前也經常喜歡常「正音」「俗讀」來開玩笑呢~
    至於哪份報章的中文水平較好,老實講我覺得最好的應該算中資報如《大公報》了,但那些內容你看得下嗎?港資報當中,只有《信報》不會叫人看得皺眉。

    曾有朋友問Cable看甚麼報紙雜誌來增強中文能力,Cable曾經武斷地說:「書報攤沒有你需要的東西。要看倒不如看金庸…」這不免有點兒一桿打翻一船人(《信報月刊》之類便是例外),但我相信雖不中亦不遠了。如果真想看雜誌的話,起碼選看台灣的會好一些。當然,你要拿本《milk》或《一本便利》作改正練習也可以的。 😀

    至於Uta君的留言,其實Silver的回覆大體上與想說的一致,補充之處,待Cable稍後有時間再發表吧~

  16. 對於Uta君的留言,Silver提出的論點Cable也不再贅,茲作出以下補充:

    謝謝silver的回應,不過我想說清楚,就是我從來沒有說過我們分不出 “l” 和 “n”,也沒有說過兩者是沒有分別。我在說的是那是一種現像,即”phenomenon”,即從生活中所觀察到的的事物。那是生活告訴我們語言改變了。

    如Silver所說,我們並不否認Uta君在指出一個現象,但這是不是就代表「語言改變了」?錯的人多就代表對?這一步跳得太快了吧?

    至於 “linguistics還讀來作甚”(quoted from cable’s previous reply),如果你有讀 “linguistics”(語言學),你的第一課就會告訴你,”Linguistics is a scientific studies of language”,那是沒有對和錯,我們是會研究”為什麼” (what) 會有某種語言現象,而不是說 “how” ,也不會糾正語言的對與錯。Language course (語言課)才告訴你什麼才是正確的用法。

    「linguistics還讀來作甚」是反問句(rhetorical question)。反問句是一種修辭手法,是不用回答的。Uta君有興趣的話可以點擊前述的連結看看。Cable那句的意思是說:假如語言的演變真的像Uta君所說的那麼隨意,豈不毫無規則可言?既如此,又何必苦苦研究甚麼語言演變現象呢?(這兩句都是反問喔!)只怕這邊廂有人唸「你」為「李」時,那邊廂有嬰孩呱呱墜地,「語言」又已經「改變了」。

    再者,假如Uta君說Linguistics不論用語對錯,那麼在我們這篇旨在討論「用語對錯」的貼文中,提出Linguisitics的論點又有甚麼意思呢?(反問句)打個比方,當兩個人在討論男孩子留長髮好不好看,有人卻指出「留長髮是指故意蓄而不剪,待頭髮生長到一定長度。古時中國男子都留長髮,至清朝演變為長辮,後受西方文化影響而流行短髮,到現在則長髮短髮皆有」,這跟前面兩人的討論有甚麼關係呢?(反問句)當然,這個比喻並不十分貼切,因為男孩子頭髮長短沒有客觀對錯之分,而語言的運用卻有。

    第三,Linguistics是否真的不論語言運用的對與錯?(這句是設問)非也。Cable已不記得Linguistics第一課的內容,但卻清楚記得後面的課堂內容包括研究英文句子結構元素等 — 如果句子欠缺主動詞,就肯定是錯的了。事實上,Linguistics既以語言為研究對象,要是不知對錯之分,你又怎麼曉得自己在研究甚麼?

    語言是一個溝通工具!我倒是想知道,如果你聽到你朋友說了”nei” 和 “lei”,或你聽見 3 歲的小朋友說了 “lei”,你為什麼沒有立即糾正他呢? 如果你真的那麼緊持正音與正確用法,由今天開始,你不是應該由自己開始做起,更為有效。糾正你身邊的人的讀音用法。

    Uta君這段寫得很巧妙呢!Cable想起一段笑話:
    老王:「小張,你昨天晚上又打老婆了嗎?」
    可憐的小張無論回答是或不是,都難逃「打老婆」的罪名了。 😀

    我們的讀音及用字的 input,有很多 channels ,包括學校,聽收音機,看電視,父母的教授,和朋友聊天,看書,閱報,以至看 internet 等等。那為什麼我們會”習非成是” ?

    說得對,我們現在很有多非正統而且不經規範的渠道接觸語言,所以我們才更加應該提高警覺,時刻保持批判思維(也就是Uta君說的critical mind),不應任何語言現象都一股腦兒全盤接受呀!

    至於Uta君說「為甚麼會『習非成是』」,Cable魯鈍,分不清楚這句是反問、設問還是一個問題。假如是反問,Cable從上文下理實在看不出Uta君想表達的是甚麼。假如是設問,Cable又找不到Uta君提供的答案。假如是普通一個問題,則Cable更不明白讀Linguistics的Uta君怎麼會有此問。只能反過來問Uta君一句:究竟你想說甚麼呢?

    不知你有沒有想過,如果journalist 用錯字,為什麼編輯或他們的 senior 沒有發現並去改正?或為什麼他們會用錯,他們在學校沒有學過嗎? 其實這已是一個可研究的目題。那真是一個單純的 “態度”問題?

    Cable只覺得作為大眾傳媒,對於語言文字的運用實在應該比較敏感,很應該以嚴謹的態度和嚴格的標準規範自己,才能對得住讀者和傳媒的神聖責任(悠閒潮流讀物當然不在此列)。至於為甚麼現在如此水平低下,假如不是「態度」問題,就是「能力」的問題,只是前者更叫人慨嘆。如果Uta君認為這不止是「態度」的問題,還請賜教。

    批判(critize)對與錯,是一種道德或標準。我相信新聞從業員有他們的標準與操手。但那並不是我要指出的東西。其次,我並沒有說現在的字典沒有 “cool” 或者 “awesome” 的解釋。我指是以前的字典,我的重點在於指出的是,語言是隨時代與人們的用語習慣而改變,而 cable 說 Oxford 或 Collin 也接受了此 “較新的用法”。對不起,我之前沒有寫清楚,我是指以前的字典並沒有收錄。希望你明白我並不是在鼓勵什麼”說錯是對”的看法,只是,我相信除了批判,我們可以很用一個critical mind ,去批評, 了解象發生的原因,找出解決方法。

    我明白Uta君想解釋「語言不斷演變」的論點,但這與我們指出語言運用的錯誤並沒有衝突呀!為甚麼「語言不斷演變」,所以「正音其實是很無聊的事」?即然Uta君也表明「當然我不是說寫錯字是正確」,那麼指正有關錯誤為甚麼「是很無聊的事」?

    「了解現象發生的原因」,相信我們可以講的都差不多了。至於「找出解決方法」,老實說Cable與Silver何德何能,竟敢妄想讓香港這個語言文化沙漠變成綠洲?我們開設這個悶蛋的blog,只是一抒己見,在嚴重污染的語言環境裏透一透氣而已。要令香港重視語言、「文志靡開」,只怕是一廂情願的「無聊」之舉!

  17. 一逗到底」實在令人氣結,而有時無端斷句和亂用分號也叫人哭笑不得。Cable現職翻譯,有時看到一些翻譯只懂死跟英文標點,連parenthesis也照搬如儀,實在不無感嘆。誠然,現代中文的標點運用在很大程度上是參考借鏡外文而來的,但現在既已完成了一個頗為成熟的標點系統,再盲目套用外文標點就值得非議了。

    請教cable,何時用逗號,何時用分號,用的是甚麼準則?

    有時自己寫blog,也覺得分號用得太多了… -_-

  18. 請教cable,何時用逗號,何時用分號,用的是甚麼準則?
    有時自己寫blog,也覺得分號用得太多了… -_-

    占占,我倒不覺得你的文章有多大問題哩~
    分號的用法比較複雜,基本上其停頓效果比逗號長、比句號短。一般我在感覺用逗號分隔不夠開,但用句號卻不能突顯前後兩句關係(並列或相對)時,多會用分號。

    除了上面語言委員會的標準方案外,也可以參考下面的連結:
    http://www.chiculture.net/0609/html/a01/0609a01_06.html
    不過,這個「標點符號的用法」網站的例句讀起來有些別扭,不知是否因為沒有上文下理的關係。

  19. 最後,Cable想就今天報章有關日本慰安婦調查事件的報導,問問大家覺得以下粗體部分有沒有問題: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向「慰安婦」表示道歉

    今天閱報也見雷同例子:

    【 本 報 訊 】 快 活 谷 馬 場 昨 午 揭 發罕 見 的 遙 控 「 暗 器 」 事 件 後 , 當 晚 賽 事 在 警 方 清 理 所 有 賽 道 上 的 暗 器 後 如 常 進 行 ,懷 疑 狂 徒 可 能 會 突 然 施 襲 的 第 1 、 7 、 8 場 1200 米 賽 事 , 最 終 順 利 完 成 , 參 加 三場 賽 事 的 16 名 騎 師 及 36 匹 戰 馬 均 逃 過 一 次 可 能 遭 到 的 恐 怖 襲 擊 , 而 賽 前 賽 後 , 多名 騎 師 、 練 馬 師 均 表 示 不 擔 心 。 前 冠 軍 練 馬 師 簡 炳 墀 更 直 言 有 人 是 向 馬 會 保 安 展 開挑 戰

    「挑戰」如何「展開」?我反而覺應該「剪開」這位記者才是…. -_-

    這個比「表示道歉」更礙眼。

  20. 還有甚麼 「有人是向馬會保安展開挑戰」,真箇九屁不通!

    記者是否連HKCEE中文科都不合格?

  21. 「挑戰」如何「展開」?我反而覺應該「剪開」這位記者才是…. -_-
    這個比「表示道歉」更礙眼。

    記者是否連HKCEE中文科都不合格?

    XDDDD
    占占說得好,我想那記者只是想把簡Sir的廣東話化為白話文,但明顯力有不逮呢!

    占占所引的第一句,正好顯示這位記者「一逗到底」的深厚功力,相信他/她一定是位馬拉松好手!

    邏輯關係表達不清,也是香港傳媒的通病:

    多名 騎 師 、 練 馬 師 均 表 示 不 擔 心 。

    冠 軍 練 馬 師 簡 炳 墀 直 言 有 人 是 向 馬 會 保 安 展 開挑 戰

    前面人家都「表示不擔心」,後面又如何「更直言…是…挑戰」呢?既無層遞關係,何從「更」起?假如去問有關的記者和編輯,相信他們連出了甚麼問題都慒然不知。

  22. 「挑戰」如何「展開」?我反而覺應該「剪開」這位記者才是…. -_-

    記者既要「剪開」,採主和編輯就更要斬首示眾!

    占占說得好,我想那記者只是想把簡Sir的廣東話化為白話文,但明顯力有不逮呢!

    報上的引言很多時都介乎口語和書面語之間,不倫不類。
    有時我真寧願他們全用廣東話…

  23. 記者d中文唔一定好架,小弟已經係一個樣板XDXDXDXD

    已往記者的中文唔好,會有採訪主任(記者的上司)與編輯把關。可惜近年傳媒o既環境差,為左節省開支,報館會炒d資歷老既編輯,再換d新血,將貨就價,新血既水平又未必咁高,把唔到關囉。

  24. 對,採主和編輯對於報章的水平低落責無旁貸。Cable隱隱記得,以前的編輯大都由資深記者升任,但現在報章似乎傾向直接向外聘請,而且資格要求不高。有時候記者寫得再好,最後卻可能被編輯大人改頭換面呢!

  25. 對不起,因為近來太忙,也沒有時間回應。真的很 appreciate 大家可以多交流。

    我並沒有改變的原來的觀點。事實上,我所道說的不是就某人的說法abosoulately 錯與對而論。原諒我中文麻麻,在此不能真的很有效和很 systemic 地把自己想說的表達出來。尤其打中文是很辛苦的事。

    以前也表示過,錯與對是針對道德、文化和客觀的標準。我不想說到文化研究內說的所以"建構",因為我所知的也只是很表面。我之前的posts 的原意是指我會比較有興趣看對與錯背後的原因。我也有個人的堅持,在此我會傾向寫一些 high level 的東西。

    我把語文拉到研究的層面上,是因為我覺得只有透過observe不同語言的特性才可以知道"為什麼",現象會出現,而語言是一種現象。 語言改變不是個人可以做成,只是整個 community。 我相信,與你說的 journalist 讀錯音或用錯什麼什麼,是沒有衝突,因為那是 from different prospectives.

    其次,人們不斷的說正音,即是廣東話? 或是粵語? 但是廣東話不過只是粵語 family 內的其中一地區方言。中文是書寫的,普通話是可是寫。廣東話卻不可以書寫。細想,在沒有字典的時候,方言是如何一代傳一代的? 沒有拼音方案時,你是怎樣去確定你說的是正音 ? 在編寫字典的時候,編者是如何去定所有在字典內的音是的正音? 在此我是假設,在我們尋找不懂讀音時,是以工具書為準。

    當你說”對與錯”時,我相信不是一個單純"改正"與否的問題,那說是的想道出的。因為的不明白,有些人執意要改正某些東西,但事實上,我們的community是在改變著。你說對的,那是態度及其他更多的東西。我並不是說的說的金科玉律。

    P.S.
    (1)我真的很想告訴別人什麼是 “linguistics" ,因為人們多把 linguistics 和 langauge studies 混亂。 llingiuistics 是找 “What" and “Why" ,而 language studies 真的是告訴你 “how" and the rules.
    (2) " 正音其實是很無聊的事",只是我主觀覺得,並沒有其他。寫這句時,心在想起一位朋友做教師,他說學生考中文oral public exam ,教署要求讀的所謂正音,其實學生生活中從不讀那些音,如果學生真的那樣讀,也沒有人明白。就像中學時,老師教我讀 “糾正" 的"糾" 為 “狗" 音(正音),我現在也有讀 “狗" ,不過除了我的中文老師朋友和自己,其他人好像也在讀 “斗" 。再者,又有誰會把 “關關追鳩" 的 “鳩" 字音,講正音,那是廣東話的粗口音,不讀正音是因為誋諱,那就是原因,不是人們真的想把這音讀錯。
    (3)說到對與錯,如果我寫錯字時和讀錯了音,我也會感到不如意思,希望自己下次做的更好。無奈看中文和寫中文的時間不多,在這兒已是寫中文最多的地方…hahaha!因此我很包容別人說錯,最重要是知道錯了,有下次會做好的 mindset….

  26. Cable最近也很忙呢!工作辛苦之餘,還得讀書,今天還把Wii捧了回家,實在沒有太多時間回應,但也很appreciate Uta君與我們的交流分享。

    對於Uta君的回應,Cable也維持自己的觀點:我認為麻辣火鍋還是應該偏向麻多於辣,那才吃得過癮。這並不是單純主觀口味的問題,而是「麻辣」本身的精神。我真的希望大家都能抛開顧慮,嘗嘗正宗的麻辣火鍋…… YEAH!!

  27. 事實上,我所道說的不是就某人的說法abosoulately 錯與對而論。

    Cable和Silver也不是按某人的對錯標準而論。沒錯,對語言的批判,總無可避免帶有主觀成分,但只要談的是對錯問題,我們總會言之有據,旁徵博引,而不是個人absolutely定奪是非。若你讀過「文志靡開」的文章,自當知之甚明。

    原諒我中文麻麻,在此不能真的很有效和很 systemic 地把自己想說的表達出來。尤其打中文是很辛苦的事。

    Is that why you evade our questions all along? If you think you express yourself better in English, please do.

    以前也表示過,錯與對是針對道德、文化和客觀的標準。我不想說到文化研究內說的所以”建構”,因為我所知的也只是很表面。我之前的posts 的原意是指我會比較有興趣看對與錯背後的原因。我也有個人的堅持,在此我會傾向寫一些 high level 的東西。

    當你說”對與錯”時,我相信不是一個單純”改正”與否的問題,那說是的想道出的。因為的不明白,有些人執意要改正某些東西,但事實上,我們的community是在改變著。你說對的,那是態度及其他更多的東西。我並不是說的說的金科玉律。

    我不想在你的回文中找碴,只是以上兩段的錯處實在教我無法明白你的意思。建議自認「中文麻麻」的你在發表前先查看一下錯漏字眼,才去寫一些high level的東西。

    其次,人們不斷的說正音,即是廣東話? 或是粵語? 但是廣東話不過只是粵語 family 內的其中一地區方言。中文是書寫的,普通話是可是寫。廣東話卻不可以書寫。細想,在沒有字典的時候,方言是如何一代傳一代的? 沒有拼音方案時,你是怎樣去確定你說的是正音 ? 在編寫字典的時候,編者是如何去定所有在字典內的音是的正音? 在此我是假設,在我們尋找不懂讀音時,是以工具書為準。

    方言的承傳跟字典存在與否根本毫無關係,土著還不是和文明人一樣,一代一代的以他們自己的語言溝通?至於「沒有拼音方案時,你是怎樣去確定你說的是正音」的問題,對不起,我想不會有人知道,因為我們都活在有工具書的世代,而語言的規則,正是因工具書和權威學者而變得有力;你提出的假設,恐怕是無關宏旨。

    1)我真的很想告訴別人什麼是 “linguistics” ,因為人們多把 linguistics 和 langauge studies 混亂。 llingiuistics 是找 “What” and “Why” ,而 language studies 真的是告訴你 “how” and the rules.

    談了這麼久,我也沒本事看出你有甚麼具體理解。這兒讀過語言學的不只你一人,別妄想以一大堆what、why、how含混而過。

    正音其實是很無聊的事”,只是我主觀覺得,並沒有其他。寫這句時,心在想起一位朋友做教師,他說學生考中文oral public exam ,教署要求讀的所謂正音,其實學生生活中從不讀那些音,如果學生真的那樣讀,也沒有人明白。就像中學時,老師教我讀 “糾正” 的”糾” 為 “狗” 音(正音),我現在也有讀 “狗” ,不過除了我的中文老師朋友和自己,其他人好像也在讀 “斗” 。再者,又有誰會把 “關關追鳩” 的 “鳩” 字音,講正音,那是廣東話的粗口音,不讀正音是因為誋諱,那就是原因,不是人們真的想把這音讀錯。

    如果一個讀音已到了「沒有人明白」的地步,那就是已經「死去」,沒有留戀餘地。可是示下「糾」和「鳩」的正音,並沒因你口中那一小撮「其他人」而死去。在這個嚴肅的話題上,請小心一下你籠統草率的結論(sweeping conclusion)。

    最重要是知道錯了,有下次會做好的 mindset…

    要是人人都有知錯能改的mindset,那我們提到的「態度」問題早就不存在了!

  28. Thank you for your reply. It seems that we are not in the same channels. I did respect what you said, but it is not what I intended to address.

    Just want to add 3 points.

    (1) I used Chinese as a kind of respect. First we are talking about Chinese/Cantonese issue.Then, people are discussing the issue in Chinese. Although I am not very good at Chinese writing, I do think that it shows my sincerity if I replied in Chinese. And I did try my best to write. But it seems that it doesn’t work effectively and efficiently. People did not really appreciate my effort, just waste an hour for typing Chinese. I will not do that in your blog again anyway.

    (2) “談了這麼久,我也沒本事看出你有甚麼具體理解。這兒讀過語言學的不只你一人,別妄想以一大堆what、why、how含混而過。"–>
    It is not what I intended to say. Please don’t get me wrong. I would appreciate if you could make it in a more positive way. I did not mean/say that I am the only one who have been studied “linguistics". I always try to discuss something. If you believe that your reader doesn’t know something, cannot state something clearly or with incorrect concept, instead of using such an offensive comment(e.g.妄想 or 混過) , you could tell them how to interpret the issue in a right track or even make suggestions.

    (3) “要是人人都有知錯能改的mindset,那我們提到的「態度」問題早就不存在了!" –>
    I have mentioned before. We could do more instead of telling people “it’s wrong", “don’t do it". Word is easier than deed. But our action can change the world. I did believe that it is also one of the reason why you start blogging. If you think people are lack of good attitude, then try your best to educate people and help them to nurture the right mindset. Say and do something constructive, start from helping our friends first to say the words correctly. Then, provide resourse to people around and guide them how to speak right with those resources.

    Maybe I am saying too much. Anyway, thank you for reading.

    P.S I always treat your topic seriously and I did not make any conclusion. I just try to express my views and the tell that there are other prospectives.

  29. Thank you for your reply, Uta. I appreciate your efforts in trying to communicate in Chinese, but like Silver said, you are welcome to express yourself in English if that’s more comfortable for you.

    But our action can change the world. I did believe that it is also one of the reason why you start blogging.

    If you have paid any attention to the tagline of our blog, or in fact to my previous post on March 21, you should understand that we do not, by setting up this blog, purport to attempt to “change” the world. You can call me a pessimist, but I am well beyond the naive age of believing that I can do anything to alter the inevitable fall of general language standard for the slightest bit.

    We started this blog with the aim of sharing our views and experience on language issues that come to our notice in daily lives. We are eager to interact and communicate with our blog readers and welcome all kinds of comments, provided they are sensible and reasonable. It is to my regret that I failed to notice any of these features in your replies, Uta. Indeed, you spoke of the very truth that “we are not in the same channel”, which is exactly what I tried to illustrate with the hypothetical example of “男孩留長髮” – your argument, or the small part of that which has been properly communicated, is flimsy at best and in any event has no bearing on the topic of our discussion.

    Apparently you have failed to either understand or read my posts, as well as those of Silver’s. In fact, your blatant negligence of our previous responses in your reply effectively killed off any realistic hope on my part of engaging into any “constructive” discussion and exchange with you.

    While you claim to have spent an hour typing Chinese replies, I can tell you that I spent no less time in preparing my replies point-to-point on your comments, not to mention the additional time required for reviewing and revising them before posting, which steps I sincerely advise you to follow if you meant to engage in any SERIOUS debate. There is no way, at least in this blog, you can claim to be sincere and serious and yet get away with gibberish (e.g. ““當你說”對與錯”時,我相信不是一個單純”改正”與否的問題,那說是的想道出的。因為的不明白,有些人執意要改正某些東西……”) by blaming your very own language (in)ability. May I also point out that these meaningless statements to a large extent contributed to the difficulty and, in turn, frustration of understanding your argument, let alone accepting it. How could you expect any meaningful exchange of opinions to arise from such a chaotic group of words?

    Word is easier than deed, but I think the hardest part is to maintain such a stark contrast between the two as manifest in your posts, which never ceases to amaze me.

  30. 小幅追加:

    來源:昨晚珠江電視台一個時事節目
    病徵:(深圳發生硫酸潑人案件…)警方現正在介入調查當中……
    說明:警方如何「介入」自己的調查工作?若然,又可否「介入自己介入的調查」?抑或內地法規不同,刑事傷人案竟不是由警方負責調查?「介入」之後加上「當中」更是畫蛇添足!

    來源:是日蘋果日報
    病徵:遺體不幸被錯誤發放的周偉雄……終年88歲。其兩名51歲及任職新界區女交通警的40多歲女兒及親屬,昨到威院領屍……
    說明:「其」作句首早已是傳媒人的通病,但其後一句更不知所謂(literally)。有哪位高人能看得出,這位周先生有多少位千金和親屬去領遺體、分別年紀多大、幹甚麼工作?

  31. 其兩名51歲及任職新界區女交通警的40多歲女兒及親屬,昨到威院領屍……

    XDDDD

    51歲那位是女兒還是親屬?又是否交通警?

  32. XDDDD
    51歲那位是女兒還是親屬?又是否交通警?

    就是嘛,頭版頭條都寫成這樣,蘋果真是越來越不濟!

  33. XDXDXDXD

    其實,愈來愈覺得,寫文章寫得簡單清楚易明係好難既@@

  34. 其實,愈來愈覺得,寫文章寫得簡單清楚易明係好難既@@

    但若要行文簡潔其實不應該太難,只要文章寫好後自己讀一遍,刪掉所有可要可不要的字眼便可改善不少。

  35. 恕小弟八卦。

    如果cable你寫文章(就例如你在文志靡開寫BLOG吧),不論中英,寫好後習慣會讀多少遍?

    我有個缺點,自己寫的文章,要讀幾遍才能發現錯誤、錯別字@@~.~

  36. 這算不上是「八卦」吧? ^_^

    一篇文章要看多少遍才放心,對我來說取決於文章的性質。平常討論區發言可能打完就貼出,但在這裏張貼新的文章,除了邊寫邊回顧,寫好後還得細讀一遍。與網友辯論時,就更加得反覆讀兩三遍,確定沒有錯漏才會貼出,貼出後還會結合對方的論點再看一次才放心。 😛

  37.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at 11:39 by Cable 話說當初Cable與Silver構思《文志靡開》,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對許多媒體上的語文陋弊「看不過去」。上次的《傳媒積陋》舉了一些配詞失當的例子,而這次Cable想提出的卻不限於一類 — 因為各種弊病層出不窮,就如內地的各種違規怪事,實在叫人匪疑所思,無法歸納。單就今天2007年8月17日數份報章的頭條,就有以下例子: […]

  38. […] https://silvercable.wordpress.com/2007/03/13/media-issues/ […]

  39. 原來我也曾摻過一腳。哈﹗幾乎忘了。

  40. Wow, this is a long discussion but I scanned enough to tell, I can probably plug these two my blog entries if you haven’t seen them yet,

    http://kempton.wordpress.com/2007/12/02/aaa-game/

    http://kempton.wordpress.com/2007/12/05/followup-on-the-aaa-bbb-ccc-ddd-game/

    Hope you enjoy the blog entries. More importantly, the Google Talk given by the funny and very insightful Erin McKean.

    Have fun.

    P.S. On second thought, I guess I have never been shy of linking to my old entries. Silver, ha ha.

  41. […] 哈哈。借 Silver 兩題發揮。靚靚字典女郎 Erin McKean (前牛津大學出版社的首席美國詞典顧問編輯) […]

  42. readandeat:
    是啊,還站在我們的一方。其實從前很多討論你都有份參與呢。

    kempton:
    I don’t often link to myself. You’re obviously better at promoting your blog aren’t you? :p

  43. 我幫道理那邊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