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Silver | 星期二, 22 五月 2007

情意結

那年歐洲國家盃決賽,正值荷蘭三劍俠全盛時期,即使擁有鋼門戴沙夫的蘇聯都無以招架。上半場古烈治離門六碼一搖鐵頭,皮球直穿戴沙夫手頂;下半場雲巴士頓零角度窩利施射,也叫戴沙夫鞭長莫及。電視機前的豆丁Silver,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兒…… 😯

那是Silver第一次認真看球,心裏有種說不出的震撼,原來球在腳下可以如此出神入化!兩年後意大利主辦世界盃,Silver開始體會到背棄周公的誘惑:每天半夜三更爬起來,攝手攝腳走進客廳,在漆黑中追逐那片油油綠地,球滾到哪兒,Silver便盯到哪兒,目不轉睛。偶有驚心之處,Silver都只得憋住氣,抓住軟墊,緊握拳頭,但絕對不可拍手大叫。

因為世界盃,Silver最先會哼意大利國歌(很慚愧),也對左閘「彈弓人」馬甸尼另眼相看。意國迎戰阿根廷的四強夜,Silver如坐針氈心神難安。是的,我就這樣愛上Azzurri。

Azzurri在意文解「天藍色」,也是藍衣軍團的借代詞。Azzurri以外,有AC米蘭典型「紅黑配」Rossoneri,意甲聯賽冠軍Scudetto,還有不可不提的 Forza ─ 這個電玩迷絕不會陌生的字,Silver可是從足球學的。我們時常掛在嘴邊的「付碌」,其實是英文fluke的音譯,雖然此字並非球壇獨有,但付「碌」付「碌」,不正是令人想起滾動的球嗎? 😀 所以說,足球於Silver不單是娛樂,更是通往外語世界的大門,Silver學習英文所得,早期都歸功於足球新聞。在沒有互聯網的年代,要緊貼球圈消息不外乎是靠電視、報章、雜誌。那時候Silver每月定必幫襯旺角信和頂樓的小店,乖乖放下七八十大洋,然後捧住心愛的《Football Italia》回家。

也許香港的女球迷實在少,每次Silver說喜歡看球,總會引來詫異的目光;說喜歡意隊,更會換來輕蔑的眼神,暗示Silver不過是「只愛帥哥不愛球」之流。哈,也罷,Silver倒是不以為忤,不屑解釋,反正Silver始終浪漫的認為,情意結是一種不可多得的緣份。

 記於歐聯煞科戰前夕,預祝愛隊大捷。Forza Milan!

廣告

Responses

  1. yeah!!!!我好鍾意AC﹗更鍾意巴里斯﹗﹗

    AC For the win!!!!!!!

    小弟正試開始睇波,係90年世界盃,當時仲讀緊小學,乜都唔識,只係識得同d同學仔交換世界盃貼圖冊既貼圖,仲不時走去買貼紙。夜晚就盡量唔訓睇波,當年仲見識到哥高查救12碼既絶技,點知俾西德布林美搞掂左。

    其後開始留意足球,當時見到意大利既巴里斯好強,佢打後衛好強,可惜,佢年紀漸大,去到94世界盃已經有d力不從心。…

    無論如何,對ac總有個說不出的情意結,期望ac獲勝

  2. 集圖冊總是貼不滿,偏偏我心不死,每次拿著貼紙包,還是抱點希望。 😛

    昨天有同事說起90年代的米蘭陣容,我登時想起久違了波班、李安納度、馬沙路、沙維斯域……相比現在,那是另一支強大球隊!

  3. 恭喜愛隊成功報仇!!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