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able | 星期二, 31 七月 2007

What’s in a name?

今天逛網時無意中得知,美國的波士頓最近發生了一場關於翻譯的小小的選舉風波。原來,美國聯邦司法部與波士頓市政府在2005達成的一項協議,波士頓在2008年的總統大選時,必須採用中英雙語的選票,以便不諳英文的當地華人行使投票權。然而,麻薩諸塞州州務卿威廉蓋雲(William Gavin, State Secretary)卻表示,經諮詢「中文專家」的意見,由於候選人名無法「精準」(precise)地翻譯,譯名容易引起各種不必要的聯想,可能影響投票的公平公正,因此反對在雙語選票印上候選人的中文譯名,並已向法庭申請頒令有關協議無效。威廉蓋雲此舉引起當地華人社會不少迴響,甚至在7月9日組織上街爭取「雙語選票、獨立投票」的權利。

究竟這位州務卿擔心譯名會引發甚麼樣的聯想呢?《The Global Boston》(1)提供了一些例子:

Mitt Romney could be read as Sticky or Uncooked Rice, Fred Thompson as Virtue Soup, and Tom Menino? Rainbow farmer — or worse.

That’s one translation of their names into Chinese, according to Secretary of State William F. Galvin, and if the US Justice Department’s voting rights division has its way, that is how they could appear on many Boston ballots in 2008.

To add more confusion, Galvin said, the ballots have to be offered in two major Chinese dialects — Cantonese and Mandarin — leading to more potential variations on the candidates’ names.
.
.
.
In Mandarin, for instance, Galvin said, his own name could be translated either as High Prominent Noble Educated — or Stick Mosquito.(Cable想不通是「甚麼蚊?」)

Cable真想知道,究竟是哪個敗家「翻譯」,給州務卿獻上如此誤導的意見。「Virtue Soup」還勉強可以解讀(「德湯」該是弗利德‧湯姆遜吧?),Mitt Romney怎麼成了Uncooked Rice?看下圖即可了然(按圖放大):
Meaningless transliteration
(順帶一提,上圖錯誤甚多,比如「米」竟分生熟、「巴」誤作「Oh」等,當可供諸君一笑)

如此「擔心」,簡直無知、無聊、無謂、無稽!即便威廉先生不懂方塊文字,起碼也該有以下常識吧?(來源:波士頓菊子7月4日文

(爭取雙語選票的華人前進會行政主任)駱理德指威廉蓋文所指的人名可能被誤譯,根本和問題毫不相干,因為選民只是要找出和發音相近的符號,而不是那些符號所代表的字面意義。那就像英文中說綠(Green)先生,並不表是那人是綠色的人。

The Global Boston (2) 引述枉信「專家」的州務卿稱:

“If there is precise way to do this, then I’ll agree to it,” says Galvin.

人名竟然要求「精準」翻譯?Cable真是笑出眼淚來 — 莫說人名,就是簡簡單單一個日常用語,也未必能在另一種語言找到100%對應的翻譯,很多時候必須根據上文下理選用最適切的字眼。好的譯名,與其說是「翻譯」,毋寧說是一種「創作」。Silver月初的〈英國最新內閣〉 所列的譯名就是最佳例證。翻譯有所謂「名從主人」的原則,也就是說當所翻的人、物有官方譯名(更準確的說法是官方的譯入語名稱)時,一律必須採用此名。

假如沒有官方名稱,又沒有通用的譯名,就需要譯者自行處理,一般都如「威廉蓋雲」般直接音譯(transliterate)了事。讀翻譯的同學都知道,陸谷孫先生主編的《英漢大辭典》載有一份英文名稱音譯檢字表,可算是嘗試把音譯作業「科學化」之舉。根據這份檢字表,我們只要把英文名稱的每個聲韻解拆,按圖索驥,便可拼湊出一個比較「標準」的中文譯名。當然,如此乖離英文發音輕重的做法,大多只能產生冗贅不堪而且毫無性格的結果。除了比較容易「倒譯」(back translate)出原文外,Cable看不出有甚麼優勢。這並不表示Cable認為檢字表毫無用處。相反,檢字表提供了很好的起點,只要根據檢字結果配合相關情況(例如名字主人的性別、職業、性格等特點)和音韻稍加修改,即可獲得不錯的效果。負責任的翻譯,當在譯名首次出現時加註原名以便參考索引,這樣就萬無一失了。

說回這次選舉風波,假使州務卿先生真的擔心翻譯品質,大可著各候選人自行提供中文譯名,為爭選票,大家自然不會聘請他所用的「翻譯專家」,搞出一堆貽笑大方的譯名。沒人管你叫「萎臉雞瘟」的,「威廉蓋雲」不是挺威武嗎?

伸延閱讀:
The Global Boston – (1) Ballot translations could mean too much (26-06-2007)
The Global Boston – (2) Voting rights, not ‘Sticky Rice’ (10-07-2007)
波士頓菊子 – 中文雙語選票 主流媒體也關注 (04-07-2007)
波士頓菊子 – 麻州州務卿指 州市協議的雙語選票不具效力 (09-07-2007)
波士頓菊子 – 華裔社區走上街頭 爭取百分百雙語選票 (09-07-2007)
波士頓菊子 – 麻州中文雙語選票未來 下週再見分曉 (25-07-2007)

廣告

Responses

  1. 唔明……

    Tom Menino, Rainbow farmer?
    William F. Galvin, High Prominent Noble Educated — or Stick Mosquito?

  2. 真想反問州務卿身邊那個語文(不止中文)白痴,美國人對國務卿賴斯(Condoleezza Rice),難道又會產生甚麼「米飯」印象?@_@

    雙語選票的原意是方便英文不通的人投票,故非官方譯名只要發揮「連繫其人」的作用便成,而音譯就是很好的一道橋,以波士頓菊子之言表達,即「找出和發音相近的符號,而不是那些符號所代表的字面意義」。

    Tom Menino, Rainbow farmer?
    William F. Galvin, High Prominent Noble Educated — or Stick Mosquito?

    那白痴(非再以此稱呼不可)應該是以「明霓農」對應Menino吧?
    至於後者,Silver真的沒有頭緒,只想到educated和mosquito大概是取義於「文」和「蚊」,因為這兩字的發音都接近Galvin的「vin」。

  3. 只想到educated和mosquito大概是取義於「文」和「蚊」,因為這兩字的發音都接近Galvin的「vin」

    WTF~~~?!

    那個專家其實懂不懂中文?還是如河國榮那類只懂說卻看不懂中文的鬼佬?

  4. 那白痴(非再以此稱呼不可)應該是以「明霓農」對應Menino吧?
    至於後者,Silver真的沒有頭緒,只想到educated和mosquito大概是取義於「文」和「蚊」,因為這兩字的發音都接近Galvin的「vin」。

    「明霓農」!正是!Cable怎麼抓破頭都想不出來!
    這個猜謎遊戲好玩,讓我來猜猜「High Prominent Noble Educated — or Stick Mosquito」:

    首先假設High Prominent跟Noble Educated應該是分開的,然後就好猜一點了吧?
    High Prominent – 高聞
    Noble Educated – 嘉文(對「educated=文」有保留,可是想不到更貼切的中文)
    Stick Mosquito – 桿蚊?

    William Gavin的這場鬧劇,跟荷里活電影那些中文字東歪西倒的唐人街畫面何其相似?這不禁叫Cable想起Spice Girls的那個「女力」紋身,還有NBA球員Kenyon Martin臂上的「患得患失」,真是叫人哭笑不得!

  5. 我看過的另一版本是「糯米」sticky rice。總之老外對中文有時一知半解,見字拆字,最弊的是,今次竟然有中國人肯陪他癲。

    有老外說我的網誌的中文名改得好(聽後很開心),怎料原來對方誤會了網誌的中文名稱,以為是「沒有一本令我喜歡的書,沒有一味令我喜歡的菜」。哈,我未至於那樣腌尖。

  6. 說起老外的中文紋身笑話,真是可以出書。

    聞說某天王女歌手紋了一個中文字,她以為是「刺激」的意思,怎知去廁所時,拉起件衫,被一些懂中文的女孩子看見,大家笑到掩著嘴走出門口。原來她紋了一個「驚」字。

  7. 多鬼餘。在美國,就找不到一個會中文的麼?

  8. 子麟:
    你這個問題問得好。

    他們寧願問個自己相信的人,也不會問一個識字的中國人。

  9. 我看過的另一版本是「糯米」sticky rice。總之老外對中文有時一知半解,見字拆字,最弊的是,今次竟然有中國人肯陪他癲。

    Sticky Rice在上面所列的報導也有提及,實在叫人模不著頭腦。 😛

    聞說某天王女歌手紋了一個中文字,她以為是「刺激」的意思,怎知去廁所時,拉起件衫,被一些懂中文的女孩子看見,大家笑到掩著嘴走出門口。原來她紋了一個「驚」字。

    這令我想起網上流傳的鬼妹身穿「雞」字衫那張經典照片。 😀

    過去我們有所謂「洋脛演」英語,幾十年後中國元素流行,衍生了這些「華為洋用」的笑話。不過,隨著China Fear以至China Free概念興起,可能再過不久就此情不再了。

  10. 多鬼餘。

    子麟:
    一語雙關,講得好。 XD

  11. 哈哈,原來係咁,笑死我了。

    「明霓農」--都唔錯吖!

  12. 從糯米說起

    在波士頓,特別是在人名、街名、地鐵站,甚至城鎮的翻譯,都帶有濃厚的本土特色,沒有所謂對與錯的問題,約定俗成,但求說得出、容易記得到便是,目的只是給不諳英語的僑胞一個方便,就不太著重雅與不雅的考慮,例如﹕惡屎佛街、乞臣街、泰勒街都屬此列。隨著新移民多了,其中不少是外省移民,總覺得廣東人的音譯是怪怪的,加上文化習性不同,頗難接受這種『土翻譯』。

    盡管如此,這裡是沒有一個認可的權威翻譯組織,或官方的翻譯部門去作出修訂,把翻譯統一化,譯名的開創,便要借助中文傳媒的力量了。媒體的翻譯水平是相當高的,而且是非常專業的,亦是很國際化的,因為需要翻譯的名詞是不限於地區性,每天都有新譯名出爐,但是,遺憾的事情就是地域政治,竟高於翻譯要求本身,而且是有明顯的分野,例如在翻現任美國總統的名字時,雖然是音譯,海峽兩岸三地的翻譯都有差異,香港翻譯成布殊,台灣翻成布希,中國大陸就是布什了,在一些網上論壇更有意貶稱為布屎,無論怎樣翻譯,亦不理譯者的水平高低,對讀報人來說,是沒有因翻譯的不同,而誤以為總統是別有其人的。

    近日閱報,讀得麻州州務卿就雙語選票問題,向報界公開其對翻譯英文名字的看法,認為音譯英文名字是會鬧出不少笑話的,於是有意不理聯邦法院的裁決,認為無需要在麻州及波士頓市的選票,用中文音譯候選人的英文名字。必須指出,雙語選票是華人社區團體,聯同其他選民權益組織多年爭取的成果,是發揮政治參予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在最近一次波士頓市特別選舉中,波士頓市的選舉部門率先採用中文音譯名字,效果及反應良好,而且翻譯是經專人處理,由義務的中文語言顧問仔細復核及修訂的,並向本地的中文媒體通報,不似得如州務卿所說那麼兒戲、搞笑。

    不諳英語的選民,在媒體或宣傳單張中認識到候選人英文名字的中文音譯,自行在選票中找到中文音譯,選出心目中的候選人,無需借助在投票站的雙語工作人員的協助,獨立地履行神性的投票義務,而減少受人左右的因素,令投票過程更加公正及不受干擾,這更從華埠及其他華人聚居的社區,投票的情況甚為踴躍,便可見一斑。包括有候選人英文名字的中文音譯的雙語選票,會大大增加華人選民投票的數目,這個事實是不容爭辯的。麻州州務卿決不能用翻譯上的技術枝節問題為藉口,而不用中文音譯候選人名字,這是本末倒置,或捨本逐末,徒添投票人的困難,此舉是甚為不智,亦沒有得到有識之士的勸諫。

    其實在麻州政府內,是不乏對中文稍有認識的人士,而且有亞裔委員會的設置,其有責任去表達華人社區的訴求,向州長及其屬下的政府部門提出建議及傳達社區的意見。如說前麻州州長,現時共和黨總統侯選人Mitt Romney會被音譯成『糯米』,這是甚為無知及幼稚的說法。大凡在華語世界中的官方或民間媒體,對一些人名、地名的翻譯,雖然尚沒有統一,但是非常謹慎的,絕無不敬、不雅的翻譯或音譯。況且,音譯決非現在才有,在唐代已有中文音譯佛經中用凡文寫成的人名、地名及專有名詞,而在幾個世紀以前,希伯來文、拉丁文及英文寫成的聖經,亦有用中文翻譯了出來,其中用中文音譯人名、地名及專有名詞,亦甚為普遍,不知道州務卿的看法是從那裡來的。

    如說中文音譯英文或西方人名會弄出笑話,這並非出於專業、受過訓練及豐經驗的譯人之手。在英語世界是不乏有趣的姓氏,如前美國國務卿Dr. Kissinger就是一個廣被引用的例子了。這個名字如用中文直接意譯,便成了『正在接吻的男人』,不敬亦不雅,而用音譯就完全有不同的效果,香港是譯作基辛格,台灣譯作季辛吉,各有所長,而且非常配合身份,是一個十分尊貴、莊重的譯名。與『糯米』相比,翻譯的是否出自專業人員之手,就顯而易見了。

    自嚴復以降,中文翻譯大抵堅守一條金科玉律,這就是『信、達、雅』,譯界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原則,若是無知的話,譯者的專業水平就值得懷疑了。廣義地說,翻譯所要信守及追隨的原則就是,要盡量忠於原文,公正不偏的譯出原意,文字技巧要通順、達意,起著傳達訊息的作用,而且要用優雅、順聽的詞句譯出。若然是遵循及注意到這翻譯的法則,那會在音譯前州長的名字時,出現『糯米』這樣的翻譯呢!

    除了信、達、雅之外,大凡翻譯名字,都以音譯居多,中譯英、英譯中亦如此。意思是以近似的中文字音,去配在英文字每一個音節上,但從來就沒有人著眼於英文名字的意義上,況且大部份的英文名字的意思是不為人所知的。在芸芸眾多的中文同音字中,譯者的工作就是從中選擇一些文雅、順耳的中文字,配在英文音節上,任憑譯人去選,都不會選『糯米』做人名。若是選擇的中文,在音、在意均與英文相符,這是上乘之作,功夫是考人的,此外,還合符這人的身份、性格的,更難求。

    以往在香港,大凡有殖民地官員到港,政府內部中文官員,便會為他們起個中國式的名字,不但配合身份、地位,也有尊敬、親民的作用,如﹕Clementi-金文泰,Northcote-羅富國,Grantham-葛量洪,Black-柏立基,Trench-戴麟趾,MacLehose-麥理浩,Youde-尤德,Wilson-衛奕信,Patten-彭定康等等。名字是音譯,只譯姓氏,而無論原名有多少音節,多以三個字為主,力求漢化,容易上口、易記、簡潔、吉利。如此看來,華語媒體的一般英文名字翻譯,都符合這些原則。

    麻省州務卿有意把『朗尼』翻成『糯米』,不但是輕視譯人的智慧,有朝一天朗尼競選成功,州務卿開這個玩笑,影響的不是朗尼的能力及形像,而是州務卿本身的政治前途及公信力。7\11\2007寫

  13. 真搞笑,在麻州州務卿身邊懂中文的人士, 原來他們的中文水準是那麼差,混水摩魚,騙飯吃,這顯示出州務卿很膚淺,搞不出哪些是人才,哪些是蠢才,真是一大笑話!這代表麻州的官員都像他嗎?本人希望不是,否則麻州的前途,不敢想象!

  14. 好消息!9月及1月選舉有1萬張100%雙語選票樣本, 到時選民可拿那張樣本選票去票站與真的選票一併, 就立刻可卷出你所選的候選人,真方便!這一回和,選民贏了,但他們會繼續努力,爭取到底!
    麻州州務卿給氣死了,哈哈哈!邪不能勝正。

  15. 更正﹕不是1月, 是11月

  16. 不知候選人的譯名如何處理呢? 🙂

  17. 但今天得了一個壞消細,雙語選票樣本沒有通過,有人拿走了,不在討論事項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