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Silver | 星期三, 8 八月 2007

台灣大學指考

上月結束的台灣大學入學指定科目考試(相當於香港高考),因國文科文言文比例過重,引起軒然大波。Silver沒看過大學指考的試卷,單憑東森網這兩則新聞(1)(2),自然不宜評是論非,但報上所說,還是令Silver深思。

這次爭議主要集中於首度在大學指考出現的文白翻譯題,考生須把李斯的《諫逐客書》翻成白話文。原文如下:

秦宗室大臣皆言秦王曰:「諸侯人來事秦者,祇為其主遊間秦耳,請一切逐客。」李斯議亦在逐中。斯乃上書曰:「臣聞吏議逐客,竊以為過矣。」

「昔穆公求士,西取由余於戎,東得百里奚於宛,迎蹇叔於宋,求丕豹,公孫支於晉。此五子者,不產於秦,而穆公用之,井國二十,遂霸西戎。孝公用商鞅之法,移風易俗,民以殷盛,國以富彊,百姓樂用,諸侯親服獲楚,魏之師,舉地千里,至今治強。惠王用張儀之計,拔三川之地,西井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漢中。包九夷,制鄢郢,東據成皋之險,割膏腴之壤,遂散六國之從,使之西面事秦,功施到今。昭王得范雎,廢穰侯,逐華陽,強公室,杜私門,蠶食諸侯,使秦成帝業。此四君者,皆以客之功。由此觀之,客何負於秦哉!向使四君卻客而不內,疏士而不與,是使國無富利之實,而秦無強大之名也。」

「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隨和之寶,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劍,乘纖離之馬,建翠鳳之旗,樹靈鼉之鼓:此數寶者,秦不生一焉,而陛下說之,何也?必秦國之所生然後可,則是夜光之璧,不飾朝廷;犀象之器,不為玩好;鄭衛之女,不充後官;而駿馬駃騠,不實外廄;江南金錫不為用;西蜀丹青不為采。所以飾後官,充下陳,娛心意,說耳目者,必出於秦然後可,則是宛珠之簪,傅璣之珥,阿縞之衣?錦繡之飾,不進於前;而隨俗雅化,佳冶窈窕,趙女不立於側也。夫擊甕叩缶,彈箏搏髀,而歌呼嗚嗚快耳者,真秦之聲也;鄭衛桑間,韶虞武象者,異國之樂也。今棄擊甕而就鄭衛,退彈箏而取韶虞,若是者何也?快意當前,適觀而已矣。今取人則不然,不問可否,不論曲直,非秦者去,為客者逐,然則是所重者在乎笆樂珠玉,而所輕者在乎人民也。此非所以跨海內,致諸侯之術也。」

「臣聞地廣者粟多,國大者人眾,兵強者士勇。是以泰山不讓士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卻眾庶,故能明其德。是以地無四,方民無異國,四時充美,鬼神降福。此五帝,三王之所以無敵也。今乃棄黔首以資敵國,卻賓客以業諸侯,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西向,裹足不入秦,此所謂『藉寇兵而齎盜糧』者也。」

「夫物不產於秦,可寶者多;士不產於秦,而願忠者眾。今逐客以資敵國,損民以益讎,內自虛而外樹怨於諸侯,求國無危,不可得也。」
 
秦王乃除逐客之令,復李斯官。

此篇道出丞相李斯如何議論逐客過失,最終勸服秦王收回聖命。文中「臣聞吏議逐客,竊以為過矣」一句,給Silver印象最深,至於其他內容,則如水過鴨背。今天才知道,大二那年匆匆讀過的《諫逐客令》,原來是人家的高考題目,而且是全人皆修的國文科,兩者差異可見一斑。其實,台灣在中文教育方面超前香港,並不令人意外,而對古文的掌握,台灣人更肯定是兩岸三地之冠。不知他們的語譯題限時多少,是全篇翻譯還是節錄翻譯,但單單這構思,已夠令古文學不精、《諫》書讀得淺的Silver汗顏了。

縱然語譯題首度出現,文言文比例達六成七,Silver作為習文者(兼局外人)仍覺得,大考中心的堅持並非一無可取;再看看我們的考評局為「檸檬茶」而傷神,Silver感到好不羞恥。

廣告

Responses

  1. 文言文是中文的精粹,簡潔凝練、音節鏗鏘。要學好中文、用好中文,文言文絕不可棄。在這方面,台灣的教育比香港和內地要成功得多。台灣那邊為了「去中國化」而反對文言文固然可笑,香港這邊也為了「回歸祖國」而實行「母語教學」,卻不加強中文教育,導致學生的中英文水平「兩頭唔到岸」,又何不叫人搖頭嘆息?

    現時兩岸三地以至新加坡和海外華埠的中文水平日益下降,真是潮流大勢不可違?葉劉淑儀赴日進修中文,反倒是「禮失求諸野」的聰明之舉(畢竟《清明上河圖》的展覽講座也是邀來日本教授主講)。

    又:納悶了許久何謂「指考」,原來是「指定考試」,暈!

  2. 又:納悶了許久何謂「指考」,原來是「指定考試」,暈!

    我還以為是"台灣大學指壓考試"….. XDDDD

    想不到臨場翻譯"諫逐客書"只是人家的大學入學試題而已,我想要將語文水準挽狂瀾於既倒,考試的門檻總不能太低。

    又,"夫物不產於秦,可寶者多;士不產於秦,而願忠者眾",這兩句實在令占占印像深刻。

  3. 汗顏……

  4. 又:納悶了許久何謂「指考」,原來是「指定考試」,暈!

    是「指定科目考試」呢,但無論如何,「指考」這個簡稱實在怪怪的,足以媲美咱們上次看到的「3+x」。XDDD

    我想要將語文水準挽狂瀾於既倒,考試的門檻總不能太低

    的確如此,尤其在香港這個「目標為本」的現實社會,不納入考試課程的,老師便懶得教,學生也不會上心。

    又,”夫物不產於秦,可寶者多;士不產於秦,而願忠者眾”,這兩句實在令占占印像深刻。

    Silver很喜歡「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隨和之寶,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劍,乘纖離之馬,建翠鳳之旗,樹靈鼉之鼓」,讀之上口,鏗鏘有致。 🙂

  5. 是「指定科目考試」呢,但無論如何,「指考」這個簡稱實在怪怪的,足以媲美咱們上次看到的「3+x」。XDDD

    「指考」開始時Cable還道是訓詁學的用語呢! 😛

    Cable又想起現在財經界把「內地房地產股」簡作「內房股」 – 天!那以後小老婆的屁股叫甚麼好?

  6. 嘩,勁深,要我語釋,我死俾你睇。

    不過我亦認為學中文一定要讀文言文。我最記得的文言文是中一讀過的《陋室銘》,文筆華麗簡潔,意味深長,就是白話文也難寫到這樣的好作品!

  7. 讀中學時,大部分文言文都要背晒,印象深好多,好似《陋室銘》既﹕「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仲有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等。

    反而最熟係岳飛之少年時代XDXD 已經係10幾年前既事,但我可以由「岳飛,字鵬舉,相州湯陰人也。生時,有大禽若鵠,飛鳴室上,因以為名。未彌月,河決內黃,水暴至,母姚氏,抱飛坐巨甕中,衝濤乘流而下,及岸,得不死。飛少負氣節,沈厚寡言。天資敏悟,強記書傳,尤好左氏春秋及孫吳兵法。家貧,拾薪為燭,誦習達旦不寐。」….無囉

    當然,如果老師無講解過,你叫我譯,我真係唔知。..但呢呢文章,真係言簡意賅,真係好野來。

  8. 脂肪咁好記性,這篇文我也只背得到頭兩句。我仲要係讀緊書,冇面!

  9. 脂肪咁好記性,這篇文我也只背得到頭兩句。我仲要係讀緊書,冇面!

    脂肪君博文強記,腦袋與腰間厚厚的脂肪已是密不可分,當然可以過目不忘。 XDDDD

  10. 哈,我只記得第一句,畢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脂肪果然是「天資敏悟,強記書傳」! XDDD

  11. 唔,以前讀的文言文現在已忘得七七八八,經你一嚇,連僅有的三三二二也沒有了。

  12. ~.~

    好似有人老人痴呆既人,年代遠久既野會記得清楚d,近期野成日都唔記得,我處於呢個狀態@@

    嗯,其實岳飛之少年時代瑯瑯上口,唔難記,另一經典既係木蘭辭,都仲記得3-4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