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Silver | 星期二, 3 三月 2009

竄改唐詩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幾多學子日背夜誦的《靜夜思》並非李白原著,而是後人篡改的版本。明明是舊聞一則,早前卻因某日藉華裔生的「發現」,惹起小鬧哄。

據了解,現存最早的李白詩集刊於宋朝,名《李太白文集》,當中《靜夜思》為「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山月,低頭思故鄉」。在明、清兩代之間,第一句「看月」先改成「明月」,第三句「山月」後寫作「明月」。到了乾隆年間,《唐詩三百首》又把這兩處改動結合起來,敲定我們今天朗朗上口的《靜夜思》。學者以為,明人以普及詩詞為由改寫唐詩,不一而足;崔顥的《黃鶴樓》,於唐、宋原作「昔人已乘白雲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後來首句被改,「白雲」變成「黃鶴」,也是《唐詩三百首》所載版本。

撇除考證支持,專家謂詩歌本身已露出馬腳,因為「床前」難以「舉頭望明月」,短短的五言絕句也不應出現兩次「明月」;黃鶴乃人名,作為「昔人」的黃鶴仙人「乘黃鶴」而去,怪哉;崔詩頭四句出現三次「黃鶴」,也叫人頗堪尋味。

恕我沒有中國文學根底,對這些「大智慧」只能束之高閣。就《靜夜思》異體而言,「舉頭望明月」必然是在「床前」嗎?「床前」或僅指明月之光所在,不代表李白所在,他可能在床前,也可能在窗邊,事實上詩中根本沒有指明(原著才有)。再說,作者即使就在床前,就不能抬頭看月嗎?只要不是寢於密室,視線不阻的話總看得見。床前看明月不行,望山月卻可以?不明;仙人可以坐白雲,卻不得乘黃鶴?更不明。若說《黃鶴樓》不應出現三次「黃鶴」,那頭四句重覆使用「白雲」又算合理?請指點迷津。

有人甚至懷疑,李白那張「床」其實是古時另一種傢具,而不是睡床。這不叫走火入魔叫甚麼?其實以李白浪漫豪邁的作風,就算寫月光照到床底下去了,都不足為奇吧。

廣告

Responses

  1. 其實無論係睡牀 抑或 匟牀,
    大都以實木製,頗重,不會隨意搬移,
    而多置於室內。

    中國的屋大都係座北向南,
    門窗多向南開。
    求居住舒適,冬暖夏涼,
    亦避陽光直接射入室內。

    睡牀跟匟牀作用都係用來休息,
    放置的地方就應舒適,不受騷擾,
    所以門窗都只朝南。

    因此射入室內的光線不會多,
    不似腳下遍地霜雪的感覺。
    亦因門窗向南,
    舉頭也可望明月,但難以看見山月。
    需探頭出窗才能見到。

    依我的理解,
    靜夜思應該是在秋天的某月圓的日子,
    作者望月思鄉的情景。
    夏天會有蟲鳴蛙叫,就不靜。
    冬春又太冷,不宜久留室外。
    而只有秋天,
    滿月左右的光才能把地染成如霜的銀白色。
    月圓思故鄉,正常不過。
    如果牀是井欄的話,
    他在井前,井在後,
    井代表故鄉。
    他面朝東面月光,背向西面的故鄉(四川),
    離鄉背井,更有思鄉的理由了。

    以上純粹個人推測。

  2. 可能因為我對詩研究不多,總覺得詩人抒懷,誇張想像隨興而發平常不過。那些專家如此句斟字酌去推敲幾百年前的一樁小景,會不會有點枉費心思?

    再說,要俯首看屋內月光、舉頭望天上明月,怎麼就不許詩仙他老人家站在室外?甚至,先在屋內看到,繼而感念思鄉,斟一杯酒移至屋外望月吟詩又有何不可?寫詩重格律、尚詩意,不是報告文學,沒必要記個流水帳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