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Silver | 星期三, 15 四月 2009

兩周一聚(十二):怕

為了言怕,文志靡開只得被蔥魔污染。自小怕蔥,青蔥、洋蔥、大蒜、韮菜等蔥屬植物一律敬而遠之,尤以青蔥為甚,因為中國人用得最常,需要高度戒備。

不記得那時幾歲,只記得有次在外面吃飯,本來好端端的,不自覺吃下蔥粒,卻出事了:當蔥經過喉嚨時,一陣強烈的味道突然使咽肌收縮,引起噁心反射。雖然最終沒有吐,但那種感覺足以令人生怕,自此與蔥交惡。知我莫若母,日常住家菜幾乎都沒有蔥的蹤迹,而且小時深居簡出,鮮有考驗;最嚴峻的考驗大概只有揚州炒飯-爸媽愛吃,每次必點,我盯著佈滿蔥碎的飯,不敢碰一下。

後來有機會自己外出,才明白蔥是如何的無所不在:炒飯、蒸魚、湯粉、粥麵……想得到的中式主食和小菜,很多都佐以青蔥。那時跟我形影不離的好友,是蔥的忠實分子,點甚麼都隨口一句「多蔥」,還對我直言:「去Oliver’s吃焗薯,就是為了那堆得像山的蔥,越多、越生就越好吃。」她一副想當然的模樣,在我眼中是多麼不可思議!與其說她買焗薯,倒不如說她(用廿幾塊錢)買蔥。她捧來的焗薯,總是只露其皮不見其薯,連雞塊、碎蛋等餡兒也淹沒在一片青綠之中。看她一下接一下把蔥(對,淨生蔥)舀上來吃而狀甚滋味,心裏就發毛,只好不動聲色將位子拉遠一點,以防蔥氣刺鼻。二人最難「孖公仔」之時,莫過於此。

生蔥固然與我誓不兩立,熟蔥可也令我頭痛不已。灑在湯粉上的少許蔥花還算容易解決,三絲炒麵、芙蓉蛋、白飯魚煎蛋有蔥的話,往往只得全盤放棄,因為在烹調過程中,蔥拌得越均勻越融入菜式,莫說吃的時候挑蔥困難,就是讓我把蔥都挑盡,餘味仍會久久不散,這正是我討厭揚州炒飯的原因。好些時候提防了蔥,卻又忘記其他,結果上來的一碟,韮菜跟粉麵的比例近乎1:1,每吃一口便得除害一次,甚麼興致都沒了!

然而千叮萬囑又如何?在香港上館子,即使再三提醒侍應走蔥走韮走蒜,結果都可能恰恰相反。有時不肯收貨:「明明說走蔥啊。」對方還會一臉不屑,嫌麻煩之餘,更可能想,有甚麼大不了,放蔥是習慣嘛。這種習慣,說穿了其實是待客不周,欠缺誠意。那趟在東京築地吃壽司,店子細小座無虛席,師傅同時應付十張八張點單,Cable只說了一次走蔥,之後上桌的每碟壽司,都不見蔥影,還加幾片子薑或甚麼的取代。如此貼心的服務,除了一直記掛還能怎樣?想在這裏重現,是奢望吧。

人家出發旅行前,總會速學一些諸如問路話、數字一類當地語言旁身,而我的生存語言,大概少不了「走蔥」。

同題作者請見兩周一聚

廣告

Responses

  1. […] Lai、Lomichee、軍師奶、Wiwinana、Nakin、Zero、芸、mad dog、Silver、Wanni、Haricot、Chillli mom、mingmanfred、Bungy-Zoe、Venus […]

  2. 出街食中菜好難冇蔥﹐看來你要改行食西餐。不過西餐多用蒜頭﹐都係冇得食。

    我以前細個怕食苦瓜﹐阿媽又特訓我。雖然現在我依然不喜歡食苦瓜﹐不過至少可以入到口唔會吐出來。不如我幫你特訓食蔥丫。

  3. 不吃蔥都幾難,特別在香港,其中一位友人從不喝miso soup, 便是因為" 蔥", 毎次和她吃日本菜,我都可以多一碗miso soup, 哈哈!

  4. […] Horace, 還有: Kempton, mad dog, CR, 洛言, 南杏, Sherry, 讀食,Venus維納斯, silver, longqt, toffeeland […]

  5. […] Lai、Lomichee、軍師奶、Wiwinana、Nakin、Zero、芸、mad dog、Silver、Wanni、Haricot、Chillli mom、mingmanfred、Bungy-Zoe、Venus […]

  6. […] Lai、Lomichee、軍師奶、Wiwinana、Nakin、Zero、芸、mad dog、Silver、Wanni、Haricot、Chillli mom、mingmanfred、Bungy-Zoe、Venus […]

  7. 在香港覓食,「走蔥」is not an option,呵~~~~ 😛

  8. 占占用不著那麼自喜吧~~ XDDD
    其實在香港上館子要「走蔥」者也大不乏人呢! 🙂

    hevangel:
    關於「蔥特訓」的提案本人曾經多番提出,惟被主席嚴詞拒絕,幾以性命相脅,相信實行無望也!

    gwenzilla:
    說得對,要避蔥實非易事,別說點菜時常常忘記囑咐「走蔥」,有時就算看起來很「Silver-friendly」的菜,也會「暗藏殺機」。那次我倆到台北旅行,在夜市買了個超大碼的特產「牛奶芭樂」,熱情的老闆娘為我們切好裝袋,用竹籤挑出來吃,味道出奇的好!原來台灣人吃水果有時會下些調味(他們的話梅粉與草莓就是絕配),這袋芭樂沾了鹽水,完全帶出其特有的香甜,難怪我們回到酒店時,已幾乎「清袋」。我非常愛吃芭樂,但僅存的那塊「碩果」就留了給Silver。誰知她甫放進口,已經臉色大變,「有蔥」的「蔥」字還未脫口,已經衝進洗手間去了。我呆坐當場,既擔心又不禁失笑 — 有誰想到老闆娘用來蘸芭樂的,竟是生蔥鹽水呢!

    論蔥之忌必分生熟,前者清後者香,味道迴異,而Silver當然是怕前者多於後者許多。青蔥一般生用,雖為大敵,但充其量都只是作點綴提味,鮮有作為盤中主角,因此要叮囑別放也不難。洋蔥可沒那麼好對付!雖知許多西菜都是以洋蔥為基礎,漢堡、沙律、湯羮、醬汁乃至伴碟的炸洋蔥圈,可以說是無處不在。現代中菜以洋蔥入饌者不少,而且往往鮮有煮透,例如「雲(耳)勝(瓜)炒百合」之類,便少不了半熟洋蔥。生洋蔥味道刺激醒胃,而經過火禮除去剌激的硫化物後,卻轉化出濃郁的甜味來,怎不教廚師心折?我自己對生洋蔥也不存好感,但煮透的洋蔥卻有「差別對待」了。

    說起來,蔥的族譜還有韮、蒜、蔥頭、蕎等。近兩星期因故返回大陸老家,吃了兩次蕎菜炒火腩。家人說清明前後蕎菜當造,一根根筷子般粗的蕎菜切段後加上脆邊燒肉猛火快炒,香氣逼人,實在不俗!

    PS 「芭樂」亦即香港人說的「番石榴」,我習慣跟媽媽鄉下的叫法「雞屎果」。哈,一點也不appetitising,但很好笑。其實「雞屎果」可能是「kik屎果」之轉音,因為…大家都知道吃此物不吐核有甚麼「後果」吧? :p

  9. I don’t like 蔥 but have no idea it can be so scary. 🙂

  10. 在香港覓食,「走蔥」is not an option,呵~~~~

    老占,gimme five!! 😀

    占占用不著那麼自喜吧~~ XDDD
    其實在香港上館子要「走蔥」者也大不乏人呢!

    Cable 不用護女友護得這樣出面了,雖然這個是事實,但怕蔥怕得像 Silver 一樣,視蔥如洪水猛獸,相信是極少數呢。 XD

  11. 天佑,別這樣說。就是在我公司,也有懼蔥如虎的同事。

    由此想起上兩個星期在一家米線館子,聽到一對男女下單時,一個囑「走蔥」,另一個卻要「多蔥」。我可沒這種勇氣 — 還好我不嗜蔥~ 😛

  12. […] Silver […]

  13. 我不要求吃蔥的人明白厭蔥者的困苦,只希望在外面吃飯時得到基本尊重。

    kempton:
    It’s because spring onion smells and tastes so strong that when you dislike it, it can induce a very adverse feeling.

    Cable:
    蕎菜是甚麼味道的? 你覺得我會不會吃?

  14. Silver:
    蕎菜應該不是你那杯茶 — 蕎菜就是「酸蕎頭」的菜莖,有點偏近韮黃的味道,但不太霸道,而質感軟靭得多。

    http://food.e23.cn/Content/2008-04-09/200840900442.html

  15. […] Lai、Lomichee、軍師奶、Wiwinana、Zero、芸、mad dog、Silver、Wanni、Haricot、chilli mom、mingmanfred、Bungy-Zoe、Venus […]

  16. 睇完文章,感覺到你怕蔥的「濃烈」程度。
    咁你一定鍾意「X翠拉麵」,佢地每次每碗面都問你要不要蔥的。

  17. 這是很體貼的服務。可惜翡翠拉麵各分店水準參差,服務態度又馬虎,每次去都如「屁股抹油」填飽肚子就要走,我覺得價格高昂物非所值。

  18. […] Simon、lomichee、軍師奶、Wiwiana、Zero、芸、mad dog、Silver、Wanni、Haricot、chilli mom、mingmanfred、Bungy-Zoe、Venu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