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Silver | 星期四, 30 四月 2009

治療

小病初癒,味蕾解放,心卻沒放晴。為了這杯熱巧克力,隱身於僻靜一隅,今天來這裏的人,卻比想像中多。

巧克力的振奮作用,不只狂熱分子才能理解,就是淺嚐者如我也深信不疑。

70% 的巧克力未到嘴邊,其香氣已裊裊升騰,呷在口中那濃厚甘醇,無以名狀,只得凝神細味。本想一下喝個痛快,但這麼濃稠的熱巧克力,每口都縈纏於舌頭,實在難以一飲而盡,可惜。

此刻需要的,可能是稀淡一點的冰巧克力,讓之輕柔的滑過喉頭,把心靈洗淨。

廣告

Responses

  1. 小病才初癒便想著"冰"巧克力???還是靜養都一會吧!!

  2. gwen:
    傷風咳嗽好了,最先想到的就是冷飲嘛,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