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Cable | 星期日, 20 九月 2009

The time has come, eventually

Daisypath Wedding tickers

發文作者:Cable | 星期四, 20 八月 2009

44漢字擬「整形」引爭議

在此先向各位網友道個歉。由於我倆都忙於籌備幾件私人「大事」,好久沒有更新此blog了。不過今天看到這則新聞,卻實在不吐不快。

44漢字擬「整形」引爭議

國家語委近日表示,教育部決定原則上不恢復繁體漢字,終結了一段時間以來漢字簡繁之爭。不過,教育部隨即出爐了《通用規範漢字表》(徵求意見稿),又引發另一輪爭論。新研製的《漢字表》不僅恢復了51個異體字,還擬對「琴」「親」「魅」等44個漢字「動刀整形」,調整其寫法。對此,有網站進行調查,八成網友表示反對。

據《天府早報》報道,根據《漢字表》,「琴」字左上角「王」字最後一筆由「橫」變為了「提」;「唇」字的廠字頭由半包圍結構調整成了上下結構,「親」「雜」「殺」等字底下的「豎鉤」改為「豎」,最後一筆由「點」改成「捺」…… 閱讀更多…

發文作者:Cable | 星期三, 17 六月 2009

田園食趣

週末回鄉探親。步出醫院,問好友帶我們去哪裏吃晚飯。老友說:「去吃炆鵝吧!」不知是因眼見親人健康好轉而大慰,還是舟車勞頓後中午吃得太少之故,Cable一想到肥皮厚肉的鵝就雀躍不已。在香港連冰鮮雞都洛陽紙貴,加之健康飲食少油之風正盛,幾何能吃得到肥美的鵝饌?於是二話不說催促老友立即動身。

一行五人分兩輛車在平整寬敞的高速公路上奔馳。走了約十多分鐘,路旁的建築物越退越小、燈光越來越暗。忽然老友說聲「到了」,一扭軚,轉進一個掛著「不准轉彎」牌子的路口。這時我才看到路旁斗大的「田園」二字。

一下車我就樂了。這「田園」的風景雖然不及上次跟Silver去的「八一農莊」,可是紅磚竹頂的簡樸房子,加上水泥砌成、內藏炭灶的大圓桌,活脫脫是個「生產大隊飯堂」,正適合放懷大吃。由於有冷氣的獨立房間已滿,而且總不及「大鑊飯」來得有風味,遂在四面通風的大堂選了張風扇覆蓋率最高的桌子。

簡樸的設施,倒還算乾淨

簡樸的設施,倒還算乾淨


閱讀更多…

發文作者:Cable | 星期一, 15 六月 2009

[傳媒積陋] 唐英年擬辦武林大會?

初看標題,Cable還以為這是經機會出的主意,要在港舉行武術比賽,推動旅遊消費。細看內文,才發覺全然不是那回事。

唐英年辦武林大會 九市領導下月底訪港
(星島)2009年6月15日 星期一 06:30

(綜合報道)

(星島日報報道)政務司司長唐英年今日出訪珠海市,與香港商界代表及市領導會面,商討合作事宜。為加強珠三角九市合作,唐英年在完成九市訪問後,將邀請九市領導訪港,召開武林大會,預計下月底成行,這將是首次雲集九市領導的高層會議。

讀畢全篇報道,出現「武林大會」四字的就只有這一小段。原來甚麼「武林大會」,不過是指九市領導的高層會議,令Cable大感受騙。
閱讀更多…

發文作者:Silver | 星期一, 15 六月 2009

兩周一聚(十六):一件小事

我唸大學時上過幾個學期口譯課。一次老師要求我們在課上練習接續傳譯,英譯中,事前各自準備一篇題為《The Most Unforgettable Event in My Life》的短文(怎麼連學口譯也逃不過這道題目?),二人一組輪流練習。不記得是即時抽籤還是用甚麼方法配對,輪到我站出去時,身旁便是C小姐。C小姐和我在同一圈子,平日一起玩,私下卻沒兩句。

C小姐表情繃著,面露不安之色,我是照稿讀的那個,自然輕鬆得多。老師沒規定在哪裏停頓,只要讀過意思完整的一句,或讀滿一個合理的「接收量」,便可以停停,讓對方譯出來。老師示意開始,我便徐徐朗讀文章,內容大概是好姊妹因誤會鬧翻了天後來冰釋前嫌,芝麻小事一樁,不算難忘。為了區區的口譯課揭露一己私密?我才沒那麼蠢。

我先來幾句開場白,頓了頓,等C小姐翻譯。班房裏一片寂靜,大家都在等,一秒又一秒,她可是遲遲未開口。良久,她終於吐了一句,小聲的,顫抖的,費勁得很,然後語帶猶疑的說下去,也許她太緊張,沒聽好我的意思,難免錯漏。接著幾段我刻意放慢速度,也停得較密,好讓她放鬆發揮,可惜她信心沒有回來,越譯越錯,教我不敢直視她,免得她更窘。最後我那芝麻小事分成兩個版本,不僅是一英一中,更是兩個迥然不同的故事。

漫長的五分鐘過去了,大家不禁愣住,連老師也茫然起來,稍稍回一下神才能說話,評語大致是C小姐理解力弱,需多下苦功學好英文。課後同學都忙不迭上前安慰,我眼見C小姐一臉鬱卒,眼淚連連,實在不忍心,縱然身份尷尬,還是對她鼓勵一番,也出於「伯仁因我而死」的心理,說了句不好意思。她回應說問題不在我,叫我別太上心。

自此以後,C小姐對我依舊笑意盈盈,而我倆依舊是泛泛之交。正當我以為一切已成過去時,卻從他人口中得知,原來C小姐在背後埋怨被我所害,誓言以後在功課上盡量避免跟我交流。我失笑,心裏恨不得收回當天那句不好意思,也忽然明白到,這段無法萌芽的友誼,原來早受制於先天缺憾,善哉善哉!

其他小事請見兩周一聚

發文作者:Cable | 星期三, 10 六月 2009

識正書簡 啼笑皆非

昨讀新聞,得悉台灣總統馬英九,在接見海外華僑時提出「識正書簡」的建議:

馬總統表示,在國外有許多中文學校,教台灣來的學生正體字,碰到大陸來的學生,就教簡體字。他認為正體字代表中華文化的特色,但大陸因為採用簡體字,有些正體字看不懂,因此他希望兩岸在這方面未來也能達成協議,採用「識正書簡」方式。

他說,「識正」就是認識正體字,但要書寫的話可以寫簡體字,印刷體則盡量用正體字,這樣才能跟中華文化的古籍接軌。

來源:雅虎新聞

簡繁漢字之優劣,向來爭議不絕,網上不少討論鬧得沸沸揚揚。這次馬英九提出「識正書簡」,當然難免掀起新一輪的論戰。

先旨聲明,Cable幼時在國內讀書,對簡體字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因此並不反感,也不打算在此獻曝詳論兩者之別。但是,對於馬氏所提的「識正書簡」,卻覺得有點啼笑皆非。
閱讀更多…

發文作者:Silver | 星期二, 2 六月 2009

苦口良藥利於文

等不到占占借出解毒妙典,索性去買。

《中文解毒》結集陳雲於《信報》之專欄文章,於其他報刊之散篇評論,遠至八十年代,近至去年年底,都是對中文字詞句的研究,對中文與民情關係的探討,對中文慘遭政治蹂躪的悲嘆。全書三十篇表面各自分散,實際互相扣連,甚有張力。書中反覆提到港英時代官方中文的特色:「親民之餘……避免承襲大陸或台灣的公共語彚……障隔國共影響,又可建立新的港人身份」,又多次批評共產中文暴力(「嚴打」、「掃盲」、「鬥垮鬥臭」)、濫於節縮(「態勢」、「收編」、「公交」)和偽科學(「搞衛生」、「釋出善意」、「思想誤區」),感慨香港建立多年的公事中文根基,在回歸祖國後並未好好鞏固,數年間迅速崩解。《中文解毒》收錄的文章橫跨廿載,歷經歲月沉澱,比純粹為書而作的,多了一份濃厚和深刻。

香港土生的陳雲,對粵語特有感情,認為北方土話粗魯冗長,不比嶺南方言儒雅精煉,「有何貴幹」、「求之不得」、「豈有此理」等古話,在今天的粵語裏仍然保留。難得的是,陳雲並沒因為一己偏愛而否定其他,強調「交流語言的訂立,只是一時權宜方便,本質並無優劣之分」,明令強行只會產生矛盾、排斥,唯有南北融和,才是中國語文發展的出路。想起此邦的中文教育,一度令我無所適從,更使我生起粵語卑微的想法,即使離開校園後,也一直未能調和自己。聽罷陳雲一席話,終於覺醒了。

封面上的(蘇丹)紅雞蛋,正是諷刺中共文化霸權荼毒人心,殘害中文。這種慢性毒服下而不自知,到惡病纏身之時,方恨中毒已深。

《中文解毒》談的是語病文癌,卻不是一本急教手冊,不能一下子讓人起死回生,反而像一帖保健中藥,長期服用有助調理身體,入口雖苦,但久久回甘。

發文作者:Silver | 星期六, 30 五月 2009

兩周一聚(十五):五年之後

「N年之後」一類話題,眾樂於此,不為疲也。無論N等於五、十、十五還是二十,都是時間線上一個未來點;現在到N年之後,包含著幾多計劃、願望和幻想,讓人興奮莫名,偏偏我對這道不死的作文題目大為傷神,也害怕在面試時碰到這個問題,難掩窘態。

有說憧憬將來的人最樂觀,那我算悲觀嗎?時間線上所有未來點皆非必然,可能出現,也可能不,種種因果交織錯綜複雜,永遠理不清。想到這裏,不禁慨嘆對於N年之後的小小設想,其實是多麼無力……

當然,那50/50的可能性(只能粗陋如此),還是叫我不得不為未來打算。一份危疾保險,大概已是我最遙遠而實際的設想。經紀知道我是哪類人,笑說:「至於儲蓄計劃,挑個最短的就好,十年廿載的你不會感興趣,反正任何時候想押注多些,總不愁途徑。」最短的計劃,一供便是五年,當時還擔心五年太長,到晃眼過去了,錢供完了,驀然之間,又發覺才不過五年。

再五年後又是怎樣的光景?不急,如果我還在寫,你定會知道答案。

同題文章請見兩周一聚

發文作者:Silver | 星期二, 26 五月 2009

另一種治療

回來這裏洗垢拭塵。上篇拙題《治療》,正好讓我想起今天自家炮製紅棗貢梨茶,以慰在院養病的母親。

用貢梨有點浪費啊是不?煮甜湯其實用雪梨就夠了,不過貢梨較甜,入口更滋潤些。

相比受盡煎熬的她,我哪有資格說需要治療?

發文作者:Silver | 星期四, 30 四月 2009

治療

小病初癒,味蕾解放,心卻沒放晴。為了這杯熱巧克力,隱身於僻靜一隅,今天來這裏的人,卻比想像中多。

巧克力的振奮作用,不只狂熱分子才能理解,就是淺嚐者如我也深信不疑。

70% 的巧克力未到嘴邊,其香氣已裊裊升騰,呷在口中那濃厚甘醇,無以名狀,只得凝神細味。本想一下喝個痛快,但這麼濃稠的熱巧克力,每口都縈纏於舌頭,實在難以一飲而盡,可惜。

此刻需要的,可能是稀淡一點的冰巧克力,讓之輕柔的滑過喉頭,把心靈洗淨。

發文作者:Silver | 星期一, 27 四月 2009

正音與正字

讀kempton之與時姦對補公堂,匆匆留言語焉不詳,現另文補充。

時間的「間」,讀「奸」讀「諫」一直爭論不休。從小到大習慣讀「諫」,即使正音專家一度高調力撐「奸」音,還是未能洗腦;又如「刊物」的「刊」,如今照讀「罕2(高上聲)」,而非「罕1(高平聲)」。事實上,一陣整治之風過後,大眾傳媒以至政府要員都故態復萌,棄古從俗。歷史起源固然需要尊重,但無可否認語言有其生命,「時間」一詞歷經千年,「奸」音敵不過時代巨輪而遭淘汰,已是鐵一般的事實。若要墨守所謂正統,恐怕會讓人訕笑了。

找來兩文以饗讀者,觀點相近,不在此贅:
時「奸」復甦?
信報財經新聞-《正音》

「對簿公堂」則情況有別,「簿」(音步,口語變調為保)誤讀為「薄」(音博9,低入聲),乃因誤寫而起,應從正字入手。「簿」在這裏是獄辭,用以列明被告的罪狀,相當於今天的起訴狀,詳見「對簿」與「對簿公堂」(上)。以「薄」作「簿」明顯是錯寫、錯讀,影響辨義,必須糾正。這不同於「間」音正俗之論,沒有爭議餘地。

發文作者:Silver | 星期二, 21 四月 2009

宅言宅語

樓盤有別於其他產品,素有自己一套推銷語言。既是推銷語言,不免浮艷藻麗,連小河窄溪都可媲美維港。近年宅言宅語之不設實際,直迫宅男宅女,看在眼裏只覺荒唐。那些系出名門的樓盤,不論是佐敦的「君臨天下」還是將軍澳的「首都」,同樣叫人摸不著頭腦-試想像人家問你住在哪兒,會鬧出怎樣的笑話!奇異突兀的名堂其實亳不尊貴,更令買家和住客徒生尷尬。命名豪宅難道只有一途?

讓人不忍卒睹的,還有樓盤廣告:「將建築設計、人與環境和諧融合,灝畋峰展現出極致典範的尊尚風采。」(究竟是某某典範還是展現風采?)「對於別具生活品味的都市人來說,如此璀璨悅目的景致,實屬難得可見的型格之選。」(完全狗屁不通,不如刪去「可見的型格之選」。)如此支離破碎的中文,詞不像詞,句不成句,死無全屍,篇篇都是亂葬崗,顯然非專業寫手所為。我若處處字斟句酌,就反過來變得不設實際了。這裏只想隨便敲下冰山一角供諸位唾笑,不要客氣。

尊罕、矜罕
樓盤廣告猶如溫床,經常滋生無謂新詞。有現成的「矜貴」、「尊貴」、「高尚」、「稀有」、「罕有」不用,卻硬來兩個畸形兒;廣東話的「矜罕」毫不順口,只讓我「驚」一身「汗」。

優化
由英文optimise而來,至今為人廣用,成為規範詞語,收錄於《現代漢語詞典》。「寫字樓物業方面,例如上環的寶恒商業中心將會優化入口升降機大堂及外牆,而灣仔的皇后大道東 248 號就優化地下個別商舖佈局位置。零售物業方面,上水中心購物商場會於 5 月進行第二期優化工程,將軍澳的新都城一期物業亦落實為連接港鐵站的行人天橋加設空調工程;另外又會優化商場內的租戶組合,以滿足消費者需求。」短短一段便出現四個「優化」,看得人呵欠連連。雖然「優化」有「加以改變便優良」之意,「改善」、「美化」或「提升」都未能對應,但宣傳文章講求用字多變,而「優化」在這兒又殊為濫用,須誅之而後快。

居停
初見「居停」誤作「家居」,大感意外,謹慎起見查證一下,果然「居停」解 1)停留下來住下;2)寄居之處;3)寄居之處的主人(原稱「居停主人」,後來簡省為「居停」) 。沒有自己住家的人,才需要寄人籬下,試問「居停」何以為家?把住宅樓盤形容為「理想居停」,不是戲謔是甚麼?

發文作者:Silver | 星期三, 15 四月 2009

兩周一聚(十二):怕

為了言怕,文志靡開只得被蔥魔污染。自小怕蔥,青蔥、洋蔥、大蒜、韮菜等蔥屬植物一律敬而遠之,尤以青蔥為甚,因為中國人用得最常,需要高度戒備。

不記得那時幾歲,只記得有次在外面吃飯,本來好端端的,不自覺吃下蔥粒,卻出事了:當蔥經過喉嚨時,一陣強烈的味道突然使咽肌收縮,引起噁心反射。雖然最終沒有吐,但那種感覺足以令人生怕,自此與蔥交惡。知我莫若母,日常住家菜幾乎都沒有蔥的蹤迹,而且小時深居簡出,鮮有考驗;最嚴峻的考驗大概只有揚州炒飯-爸媽愛吃,每次必點,我盯著佈滿蔥碎的飯,不敢碰一下。

後來有機會自己外出,才明白蔥是如何的無所不在:炒飯、蒸魚、湯粉、粥麵……想得到的中式主食和小菜,很多都佐以青蔥。那時跟我形影不離的好友,是蔥的忠實分子,點甚麼都隨口一句「多蔥」,還對我直言:「去Oliver’s吃焗薯,就是為了那堆得像山的蔥,越多、越生就越好吃。」她一副想當然的模樣,在我眼中是多麼不可思議!與其說她買焗薯,倒不如說她(用廿幾塊錢)買蔥。她捧來的焗薯,總是只露其皮不見其薯,連雞塊、碎蛋等餡兒也淹沒在一片青綠之中。看她一下接一下把蔥(對,淨生蔥)舀上來吃而狀甚滋味,心裏就發毛,只好不動聲色將位子拉遠一點,以防蔥氣刺鼻。二人最難「孖公仔」之時,莫過於此。

生蔥固然與我誓不兩立,熟蔥可也令我頭痛不已。灑在湯粉上的少許蔥花還算容易解決,三絲炒麵、芙蓉蛋、白飯魚煎蛋有蔥的話,往往只得全盤放棄,因為在烹調過程中,蔥拌得越均勻越融入菜式,莫說吃的時候挑蔥困難,就是讓我把蔥都挑盡,餘味仍會久久不散,這正是我討厭揚州炒飯的原因。好些時候提防了蔥,卻又忘記其他,結果上來的一碟,韮菜跟粉麵的比例近乎1:1,每吃一口便得除害一次,甚麼興致都沒了!

然而千叮萬囑又如何?在香港上館子,即使再三提醒侍應走蔥走韮走蒜,結果都可能恰恰相反。有時不肯收貨:「明明說走蔥啊。」對方還會一臉不屑,嫌麻煩之餘,更可能想,有甚麼大不了,放蔥是習慣嘛。這種習慣,說穿了其實是待客不周,欠缺誠意。那趟在東京築地吃壽司,店子細小座無虛席,師傅同時應付十張八張點單,Cable只說了一次走蔥,之後上桌的每碟壽司,都不見蔥影,還加幾片子薑或甚麼的取代。如此貼心的服務,除了一直記掛還能怎樣?想在這裏重現,是奢望吧。

人家出發旅行前,總會速學一些諸如問路話、數字一類當地語言旁身,而我的生存語言,大概少不了「走蔥」。

同題作者請見兩周一聚

發文作者:Silver | 星期二, 7 四月 2009

冷泳

過去一星期坐得太久,工作完了肩頸還在僵痛,想去游泳伸展一下。

真正目標其實是按摩池。這兒幾個住客會所都有泳池,離家最近的一個規模較小,卻有深得我心的熱水按摩池:溫度夠熱,水力夠強,浸泡一會彷彿疲勞盡消。我的習慣是先在按摩池浸泡十分鐘,然後跳進旁邊的泳池,游得累了,再回到按摩池。如此一來既可運動又有喘息空間(在泳池也可喘息,卻不及在按摩池舒服),冷熱交替,感覺妙極。

現在是游泳淡季,部分泳池暫不開放。既然最近的一個關了,唯有去其他。事前向爸問個仔細,表明真正目標是按摩池。他說遠一點的會所泳池還在開,也有按摩池。於是滿心歡喜的把泳衣毛巾洗髮露塞進背包,出門去也。聽到骨節格格作響似在投訴,真巴不得按摩池就在眼前!

步行五分鐘左右便到會所。以幾近九秒九的速度脫去外衣,將物品鎖好。走到室內泳池範圍,心想再一個箭步就是人間享受,豈料定過神來,環顧四周都不見目標,再認真看一遍,的確沒有呀!正暗咐被爸擺了一道之際,發現池邊一個角落被木板封住,原來按摩池正在維修!當下雖然失望透頂,但一場來到又裝備好了,怎可就此回去?不若照樣游吧。過往甚少暢泳於乍暖還寒時,以為室內衡溫池該游得來,瞥見池邊告示水溫攝氏26度,也就放心。殊不知一下水便禁不住小顫一下,而且越游越冷……26度是誰說的?明明像16度嘛!

16度?美加、歐洲的博友大概要見笑,但對於不經鍛鍊的我,那池所謂溫水真有點過冷。勉強划了半個鐘後,一身雞皮疙瘩的跑去更衣室,洗個熱水澡。儘管筋骨鬆弛不少,還是對自己說:夏天未到,決不再游。

發文作者:Silver | 星期一, 30 三月 2009

兩周一聚(十一):傳統與傳統智慧

要選 Silver 2009年度參考書,非通勝莫屬。自問不算迷信,不好求神問卜,對於星相命理,也不曾認真;認真者,真金白銀在所不計,為求高人指點迷津。問題是各家之說分歧甚大,求諸一二未免兒戲,若集各家大成,則恐怕傾盡財產也得不出個所以然來。

不過,每逢嫁娶喪葬搬遷等大事,中國人還是喜歡擇吉,以求順利。我對此並不反感,幾十塊錢一本通勝便能買個安心,代價還是划得來的。家裏長期以來就是這樣一年一本,以備不時之需。

通勝從前是農民天書,播種、插秧、收割的程序都靠通勝指引,此外現代人眼中的芝麻小事如沐浴、理髮、掃舍、裁衣都有依據。儘管我們這一輩不再天天查通膀過活,通勝所載的傳統天文歷法,至今仍受重視。

那些天干地支、24節氣其實我都不太懂,流年吉凶又談不上有趣。小時候覺得最嘆為觀止的,是通勝封底的「食物相尅中毒圖解」(按附圖),格子5個乘9個排列,共45個相尅組合,彩色圖像奪目,是最精美的一頁。當中的食物錯配,大部分我都沒有經驗(或沒有印象),只有「牛乳和酸醋物」是我的死敵!嗜酸如我者,酸物下肚本是常事,既是常事自然不大上心,偶然再來一杯乳酪或牛奶,噢,直到「腹中癥結」時,才猛然想到是甚麼回事。

後來發現通勝的附錄更多彩豐富:諸葛神數占算法、生男生女妙法、長幼親師友稱謂、常用祝賀詞、茶葉妙用、藥膳寶典、風水錦囊……一些可能是後加的,總之想到想不到的都有。時代不同了,我們或許以為這些民間智慧不可盡信,但回想在資訊貧乏的年代,這本生活百科應該是頗具參考價值的。

家裏通勝年年用、年年丟,今年的由我買,破例留下吧。那些用不著的驅邪鎮宅靈符,也會原好的夾在書中,一拼上架。

小時最愛:食物相尅中毒圖解
Photobucket

(好,轉台)

Off the topic: Thanks to a little forethought on don’t-know-whose part, the next Valentine’s Day is projected to be largely unromantic, or to cause some trouble to the romantics due to its clash with the first day of Lunar New Year. Time alone with your sweetheart is simply out of the question. Florists are not expected to stock roses, lilies and tulips for that day and these symbols of love will be overshadowed by the Chinese festive flowers. Well, that is what they say. How are you going to strike a balance between two conventions? Any rescue plan for the Valentine’s? (Oh yes, I know there is still about a year to go and any rescue plan would be way too far ahead compared with Obama’s. )

(再轉台)

同題作者請見兩周一聚

Older Posts »

分類